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這個明星有些咸魚 > 正文卷 第四百六十五章 最完美的隱藏
    現場眾人暫時沒有看懂李寒的畫,但烏亮文和三位大師,卻是在看到李寒畫的第一時間,就感到極為的驚喜!

    深山藏古寺,除了隱隱露出寺廟一角之外,竟然還可以如此完美的隱藏。

    這是他們之前完全沒有想到的。

    他們其實也以為,不管怎樣構思,畫面中都是一定要出現與寺廟建筑有關的元素的。

    不然,怎么體現出寺廟的主題呢?

    然而現在,他們驚喜的發現,畫面中是完全不需要出現與寺廟建筑有關的元素的。

    也正因為如此,這才是最完美的“藏”古寺。

    李寒果然能夠想常人之不能想。

    烏亮文和三位大師心里,均是感慨不已。

    然后,對于宮野志保的畫,烏亮文和三位大師也是暗自點頭的。

    不得不說,宮野志保的構思也非常不錯了。

    甚至他們都沒有想到這種方式。

    宮野志保的實力也不可小覷。

    如果不是李寒出手,這一次贏的還真的很有可能會是宮野志保。

    烏亮文和三位大師都覺得十分慶幸,幸虧李寒在現場啊!

    不然,這事傳開之后,島國那邊估計會好好的得瑟一陣子。

    比賽場中。

    鈴木健太和宮野志保兩個人,信心滿滿的看向李寒的作品。

    第一時間也是微微一愣。

    跑題了?

    這不可能吧。

    他們雖然認為自己肯定贏了,但絕不認為對方會跑題。

    但現在是什么情況?

    兩個人都是輕輕皺眉,然后很快就是陡然一驚。

    瞪大的眼睛直直的看著李寒的畫。

    他們看懂了。

    對方根本就沒有跑題,而是用一種非常巧妙的方式,將寺廟完美的隱藏在了深山之中。

    是的,非常完美的隱藏。

    這種構思方式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鈴木健太和宮野志保兩個人在心驚之余,又都是長長一嘆。

    他們輸了,徹底的輸了。

    原本,他們以為他們的構思已經是最絕妙的了,是一定能夠贏的。

    但是現在,他們的構思固然絕妙,但人家卻有更加完美的構思。

    鈴木健太看看李寒,又看看落雪,嘴角現出一抹苦笑。

    他這一次跳出來原本只是想裝個逼,又來又驚喜的認為,這也許會是他與落雪一段緣分的開始。

    而現在,他只是在想,他最開始不應該想要裝逼的。

    跳出來純粹就是一個錯誤。

    誰能想到在現場,會有如此厲害的年輕人呢?

    對方構思完美也就罷了。偏偏在繪畫上的造詣,還非常深,幾乎已經可以算作是大師水準了。

    比宮野志保要高了一個層次。

    當然,自然也要比他高一個層次了。

    這尼瑪真是各方面都被碾壓啊!

    對方到底是什么怪物?

    鈴木健太和宮野志保兩個人都覺得十分苦澀,他們本來就已經是天才般的存在了,哪里會想到還有如此妖孽的存在?

    這尼瑪……

    兩個人在這里一臉的苦澀和絕望,現場眾人慢慢感覺氣氛似乎有些不對了。

    按理說,兩個人島國人贏了比賽,而且贏得毫無懸念,不是應該哈哈大笑,萬分得意,順便還要貶低對方幾句才對嗎?

    怎么會像現在這樣哭喪著臉,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這應該是輸的一方的反應才對啊!

    難道他們輸了?

    難道李寒的畫并沒有跑題,只是他們沒有看懂而已?

    這樣一想,眾人心里都是一驚,這不是沒有可能啊!

    他們本來就無法理解,李寒的畫為什么會跑題?

    就是讓他們來畫,它也不可能跑題啊!

    現在看來,還真應該真他們沒有看懂而已。

    剛剛上一場比賽的時候也是這樣,以為徹底的輸了,結果卻是他們自己沒有看懂。

    莫非,這一次也是如此?

    得出這樣的結論之后,眾人心里均是極為的歡喜。

    然后直直的盯著李寒的畫看,到底有什么玄機呢?

    突然,有人眼前一亮,他似乎終于看懂了。

    “我懂了,我懂了,我好像真的懂了。”他很興奮。

    “你看懂了?怎么回事,快給我們說說。”

    “你們想啊,在這幅畫里,老和尚為什么要來泉邊挑水?他挑水來做什么?”

    “挑水自然拿來用啊!燒茶煮飯,洗衣漿衫之類的嘛。嗯……等等……我好像也懂了。”

    不只是他懂了,而是現場所有的人,都懂了。

    老和尚挑水肯定是為了燒茶煮飯,洗衣漿衫。

    而在他的身側,只有一條山路通向大山深處。

    他舀滿水之后,肯定會挑著水往大山深處而去。

    那么,毫無疑問在前面看不到的地方,一定會有一座寺廟。

    畫面里看不到關于寺廟建筑的任何元素,卻能夠知道前面一定會有一種寺廟。

    這才是真正的將寺廟“藏”了起來。

    妙!簡直妙不可言!

    而且,從畫面里看,來泉邊挑水的和尚,還是一個老態龍鐘的和尚。

    和尚已經年邁,卻還得自己來挑水。

    這還能夠讓人聯想到,在那座寺廟里,或許只有老和尚一個人。

    只有一個人,那應該就是一座有些破敗的古寺了。

    沒有關于寺廟建筑的殘恒斷壁,卻通過一個老態龍鐘的和尚,巧妙的表現出了那座寺廟,是一座破敗的古寺。

    其構思之巧,讓現場所有人直呼不可思議!

    現場所有人全都興奮了。他們再一次體會到了一種巨大的心里反差。

    也難怪那兩個島國人,會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原來,他們真的是輸了。

    而且,應該輸的都有些絕望了。

    連續兩場比賽,都以為自己贏定了。而且構思也的確都非常巧妙。上一場是,這一場也同樣是。

    但最后的結果卻都是,對方的構思更加的巧妙。

    連續兩場比賽遭受同樣的打擊,不感到絕望才怪呢。

    而且,這一次對方在繪畫上的造詣,還要高出自己許多。

    這毫無疑問又是一種打擊。

    唉!也是可憐啊!

    不過,這也是兩個島國人咎由自取。誰讓他們自己跳出來想要裝逼呢。

    現在裝逼失敗,那自然就要承受失敗的打擊。

    現場所有人的心情,都可謂極為的愉悅。

    然后,將古寺“藏”得如此完美的年輕人,到底是誰啊?

    心思如此之巧,在繪畫上的造詣如此之高,人又如此年輕,長得還帥。

    會是誰呢?

    之前就有一些人猜到了李寒的身份,只是不敢肯定。

    現在,他們幾乎百分之百的肯定了。

    ……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