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九重武神 > 第三卷領族荒幕破境出 第410章 斬殺宗師踏滅散盟
    瞬間,一股磅礴浩大的力量,充斥在孟陽整個身體中。

    目光中,那躺在廢墟內,身穿繡春刀的孟陽,就這么站起身來。

    無窮無盡浩瀚強大的能力源源不斷涌入身體,更讓他忍不住仰天長嘯。

    這一次,他給人的感覺不是在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不在是朝氣蓬勃的初生之犢。

    而是厚積薄發渾厚霸氣,帶著不容置疑威嚴的帝王主宰,就好似降臨神邸掌控萬物。

    “又站起來了!身上這股真武氣息,為何比之前的還要強...”

    “此子身上到底還藏著多少秘密,而現在又是什么傳承神通?”

    “先斬各宗國代表,后殺天胎,現今與雍武以勢相爭,竟會強上數籌!”

    這一幕,同樣令遠處雍武眼角一抖,心底閃過一絲強烈的不祥預感。

    如果說之前孟陽的真武氣息,給他的感覺外強中干,色厲內荏的話,那么如今孟陽僅僅是站在那里,就讓他腦海閃過一片畫面,一片黑云壓頂,十萬山河雷鳴震的一幕。

    那黑云是過江巨龍,是殺氣騰騰的千軍萬馬,更是氣吞山河浩浩蕩蕩的驚濤駭浪。

    這種浩大澎湃的感覺,比他見過的那幾位人類聯盟的老古董還要驕橫。

    “怎么會,怎么會這樣...”雍武面露驚懼,心中浮現萬千不安和難以置信的恐慌情緒。

    而那已經泰山壓頂而來的蒼天血手,也在這一刻拍向忽然抬頭的孟陽。

    然而,所有人都沒想到,本該必死無疑的孟陽,僅僅是揮了揮手,降臨而下的蒼天血手,竟像時空穿梭般被一道裂開的虛空巨口吞沒而盡,沒有留下任何漣漪。

    這般輕描淡寫,宛若做了一件稀疏平常的恐怖手段,嚇得所有真武面色大變。

    “這是道,這是得天所承的規則之力,是所有真武巔峰宗師強者夢寐以求神來之筆,乾元宗孟陽,竟會如此神通,他到底是如何獲得的,還是說是那幾位老家伙?”

    “不,不可能,那幾位老家伙雖然也得天所承,領悟出規則之力,絕對沒有這般強大,乾元宗孟陽,必須死,必須死!若你今日不死,他日我散盟必受其重。”

    我靠,饒天煌竟如此強?

    盤踞在心神中吐納恢復的孟陽,也被饒天煌這番堪稱人間造化的手段驚得是目瞪口呆。

    一雙瞪得巨大的鷹眸,在這一刻更是爆射出驚天的芒光。

    “小子,路還很長,真武境界不過是剛剛開始。”

    “如今我所能發揮的手段更是不及我全盛時期百分之一,不過有我在,你安心...”

    “咕嚕...”孟陽淹了一口口水,目露異光忍不住內心感嘆道。

    “本來以為財富值才是我大腿,今日我算明白了,你饒天煌才是我真正的大腿啊...”

    “真火決第十重,玉皇摯坤閃...”

    就在這時,雍武厲喝一聲,不知為何,整個臉都扭曲在一起。

    目中夾雜的嫉妒,和殺氣,簡直混含了世間所有復雜情緒。

    “玉皇玉皇摯坤閃”一出,無光天空登時間電閃雷鳴,狂風呼嘯。

    滾滾驚雷中,似有天外使者正要沖破天空,給予人間末日毀滅。

    地動山搖的大地,比之與孟陽剛剛那熏天赤地的對轟還要來的劇烈。

    “這是雍武的真火玉皇氣...”

    一處宮殿百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丈水池深處,此刻正盤膝坐著一位紅發赤肩中年。

    當他睜開那雙連湖水都遮掩不住的精芒雙眸時,雙臂肩頭紋著的龍頭圖案,也在這一刻,宛若活起來般,睜開那風云變色,氣貫長虹的巨大曈昽。

    “有趣,我竟在這小輩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險的味道,不錯,很不錯...”

    另一外,白發飄飄,躺在一處山巒樹枝上喝著小酒的無眉老者,目光視線已是穿越萬里,看到那身穿飛魚服的孟陽身上,待他準備打量孟陽體內那股滔天氣勢時,竟被一股更強道勁給抽了回來。

    沒看錯,不是擋了回來,而是抽了回來。

    就好似面對沒大沒小的頑劣熊孩,長輩在教訓一般。

    這不僅沒有引起無眉老者憤怒,反而令他覺得口中喝著的小酒,這一刻更加暢快甘醇。

    “好久都沒有人給我如此感覺了,沒想到竟在一位小輩身上感受到。”

    “嘿嘿嘿,紅毛鬼,黑鬼沒在,此事我也不與你商量,此小輩我保了。”

    盤膝坐在深潭池水中的紅發中年嘴角一揚,沒在說話。

    不過臉上那雙目光,以及雙肩龍紋眼,卻一直望著西方,那在護家關城發生的一切。

    “誰讓他跑進去的,快,攔住他...”

    就在六大真武宗師被孟陽身上爆發的氣勢,嚇的六神無主時,一道紅色身影,竟沖破他們布下的防御禁制,沖向那即將遭受毀滅攻擊的孟陽而去。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傅天卓,目露絕意的傅天卓。

    被他視若己出的親朋友好,自從來到古蠻舊土一個個相繼死去,只留下他一人孤意,那番感覺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明白的,若不是孟陽玉簡中留下靈識尚存,他也不會堅持到現在。

    不管如今孟陽展現多么強大的潛力和實力,是否性格大變不在相認他這個兄弟,對傅天卓來說,孟陽還是那個孟陽,還是那位沒有崛起前,和他胡吹亂侃的孟陽。

    這一刻,無論結局如何,他必須要將知道的事情告訴孟陽。

    若孟陽死了,如今局面的乾元宗也早已不是當初的乾元宗,與其茍活不如戰死。

    若孟陽活下來,他傅天卓誓要跟在其身邊,成為孟陽揮臂高呼的左右手。

    “孟陽,孟陽...”面帶絕意的傅天卓呼喊聲剛剛脫口,便被六大真武宗師禁錮原地。

    關閉六識,盤膝在心神中的孟陽自然聽不到這聲嘶力竭的呼喊。

    可他聽不到,饒天煌卻聽到了。

    只見他靈識擴散,規則之力籠罩而去,當場破開六大真武施展的禁錮。

    心念微動間,饒天煌意志頓化大手,如拎著小雞般,將傅天卓抓到面前。

    “孟陽,你可回來了孟陽,你妹妹被散盟抓了。”

    “他們說你妹妹是罕見的玄體之軀,留在林家是明珠蒙塵。林家和乾元宗為了護你妹妹周全,被散盟打成重傷,林家家主林安博更是被他們卸去雙腿,如今只能癱輪椅。”

    “什么?”孟陽聽聞,腦袋嗡的一聲炸出萬千重雷。

    一股沖天怒火似要炸開的鍋爐,導致他身體怒不可遏的在吼叫著。

    這聲音低沉宛若崩開的堤口,勢不可擋的涌進他所有心田。

    “饒天煌,殺了他,殺了他,給我殺了他,我要他死,要是散盟所有抓我妹妹的人死,我要他們死...”孟陽如瘋了一般,在心神中咆

    (本章未完,請翻頁)

    哮嘶吼,整個臉都暴起道道獰筋。

    那仿佛從幽深冥谷傳來的森然寒語,令饒天煌控制他的軀體都出現一股紅的可怕的紅焰。

    饒天煌沒有說話,或者說他根本不需要說話,因為真武在他眼中就是螻蟻般的存在。

    別說憐憫之心,就連情緒都沒有絲毫起伏的波瀾。

    當他再次仰頭不屑一瞥云涌蠕動的天空后,接著就將目光移在狂笑的雍武身上。

    一字“滅”音剛落,饒天煌瞳孔便猛地一縮。

    波波幽光自眼眸伸出蕩漾而出的瞬間,千米外的雍武頓時慘叫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五臟六腑也在同時間放佛被無數道長槍刺穿,寸寸碎裂成無數塊。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當所有神色各異的人正被天上異象吸引,紛紛猜測這位成名已久,身為散盟大長老的真武宗師手段到底多強時,那異象忽然崩潰。

    地動山搖的大地重歸平靜,電閃雷鳴的壓頂山云也在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連抓在所有人喉嚨,令他們難以發聲的可怕壓迫感也蕩然無存。

    “噗...”又是一口夾雜碎肉的鮮血從雍武口中噴出。

    他的眉心胸膛肩膀,雙手雙臂赫然騰起縷縷血洞血煙。

    “啊啊啊,不,不...”

    “砰...”慘叫中的他,身子頓時爆裂起來。

    鮮血四濺中,整個護家關靜的的可怕,靜的詭異。

    只有那盛開的血花,正在向所有人宣布,一位真武宗師強者,就在他們眼中隕落。

    直到“招魂”兩字吐出,直到那邪佞嘴臉的掙扎靈魂從血霧中飄出,涌向孟陽身后重新出現的血月空間,所有人的心臟都在這一刻驟然停滯。

    “真武,竟然死了...”

    “傳說中的宗師,竟然在我面前隕落了。”

    “散盟大長老雍武,竟被孟陽一個眼神,引爆了身軀,連反應都沒有?”

    “他,到底多強?”

    六大其他真武宗師,望著雍武消失的氣息,以及儲物戒中崩裂的雍武玉簡,頭皮發麻的盯著這駭然一幕,腦海更是一片空白。

    尤其當他們腦海中出現另一位蒼勁有力的聲音時,他們瞳孔止不住的收縮。

    “散盟,瞬移...”

    一把抓住同樣愣在原地的傅天卓,饒天煌默念一聲,身影頓時消失在原地。

    當他在出現時,一片哀嚎之聲的散盟宗城頓時刮起勢不可擋的腥風血雨。

    十二大真武,六位有關搶奪思思一事的所有人當場隕落。

    數百參與此事的天胎修士,更無例外成為亡魂蟠中新的亡魂。

    令人諷刺的是,如今的散盟就如當初坑害乾元宗一樣,在沒有一位他宗真武站出來主持大局,就連散盟宗城勢力中,還活著的七位真武宗城,都如消失了一般,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在這場堪稱屠殺的戰場中。

    站在已被紅色侵染,坍塌的散盟宗殿廢墟中,所有散盟弟子無不心驚膽顫,渾身顫抖。

    那身穿飛魚服,手握繡春刀,站在煙塵中抱著一位小女孩的背影,是那樣可怕,那樣的高不可攀,那樣的令人望而生畏,寒毛倒豎。

    三步閻羅,不僅僅是孟陽修煉的身法,從今之后更是他鋒不可當的恐怖名號。

    三步斃命,閻羅鎖魂,乾元魁首,唯有孟陽踏進所有人顫栗不止的心中。

    (本章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