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大漢光武 > 第十八章 山川壁立水東流
    “我早就不再相信這狗屁朝廷,但是我更不希望跟新結交的朋友刀劍相向。”劉秀早就摸透了馬三娘的性子,所以也不生氣,笑了笑,輕輕搖頭,

    “至于那幾個人渣,驕兵頭上必有悍將,這樣回去,我相信他們活不過今晚!”

    “你,你總是有道理!”馬三娘氣得牙齒咯咯作響,卻終究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讓劉秀下不了臺,收起鋼刀,用力撥轉坐騎,“我說不過你,但是會我看著,你們斬蛇不死,如何自受其害!”

    “多謝師兄!” 賈復這才從腹背受敵的窘迫境地擺脫出來,回過頭,認認真真地向劉秀施禮。

    劉秀不愿意為了幾個人渣跟他刀劍相向,他又何曾想過為了保護幾個殺良冒功的鼠輩,跟劉秀一拍兩散。只是先前被馬三娘逼得下不來臺,急火攻心。如今沖突被劉秀強力化解掉,才在瞬間恢復了理智的同時,心中覺得好生后悔。

    “君文不必客氣,三姐只是嫉惡如仇,并非有意想讓你難堪!”

    劉秀側了下身子,笑著拱手,“趕緊叫上你的人,趕了鹽車走吧!我估計,最先逃走的那幾個家伙,回去之后,肯定要顛倒黑白。萬一其上司是個專橫跋扈的,你想要脫身可就難了。”

    說罷,又向賈復笑了笑,轉身去追馬三娘。馬三娘卻不愿意搭理他,氣鼓鼓揮動皮鞭,將周圍的樹木抽得枝葉亂濺。

    站在一旁嘆氣的李通看到此景,立刻又開心了起來,策動坐騎靠上前,笑著幫劉秀打圓場,

    “三娘妹子,犯不著跟賈復生氣,他是個剛出太學愣頭青,根本不知道人心險惡。文叔說得對,驕兵頭上必有悍將。等賈復向朝廷匯報此事之時,卻被人倒打一耙,那種憋屈滋味,才會讓他明白到底誰對誰錯!”

    “太學卒業的我見過多了,卻沒見過誰像他一樣!”

    馬三娘聳聳肩膀,冷笑著撇嘴。但心里的氣,終究還是消了許多,扭頭瞥了一眼滿臉澀然的劉秀,低聲道:“你也不用這樣,我知道你心里,始終把太學當作另外一個家。他叫你一聲師兄,你就想把他當作親弟弟來維護。可太學子弟每年一萬多,你個個都當弟弟,怎么可能照顧得過來?”

    一番話說得雖然僵硬,但其中關切之意,卻如假包換。劉秀聽了,臉上的尷尬頓時變成了感動,點點頭,大聲道:“也不是個個都顧,只是跟君文特別投緣而已。他做事有自己的堅持,其實并不算錯。只是,只是這世道,恐怕容不下他這種直心腸。”

    “哼!”馬三娘扭頭掃了一眼賈復,不置可否。

    “在文叔眼里,君文就是當年的他。不吃上幾次大虧,怎么可能徹底對朝廷死心。不說這些了,趕緊走吧,走得越晚,麻煩越多!咱們這邊,畢竟只有四個人,萬一等會兒有大隊兵馬前來報復,這荒山野嶺的,可真沒地方說理去!”

    李通在旁邊越看越覺得有趣,忍不住又低聲幫腔。

    后半句話,說得可是一點都沒錯。饒是四人本事再高,也不可能擋得住千軍萬馬。當即,劉秀趕緊拉起了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劉盆子,將其硬推上馬背。然后又將自己的隨身荷包塞給了此人,命其帶著錢財趕緊找地方藏身。隨即,自己也翻身跳上坐騎,催促賈復帶著民壯們立刻啟程。

    幾名民壯早就被地上的尸體,嚇得頭皮發麻。聽劉秀招呼大伙上路,立刻將所有無主的坐騎全都收攏了起來,一股腦地拴到了鹽車前充當挽馬。自身也能騎馬的騎馬,能趕車的趕車,唯恐跑得不夠風馳電掣。

    官兵殺良冒功的地點,距離新鄭城其實沒多遠。鹽車重新上路之后,才走了小半個時辰,大伙就已經看到了城墻的輪廓。又快馬加鞭走了半刻鐘左右,便來到了西門附近。路上的行人瞬間增多,城門口向百姓收進城費用的稅丁身影,也清晰可見。

    賈復官職雖然不算高,但好歹也是個均輸下士,又屬于升遷最快的京官,按照道理,誰也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截殺于他。頓時,眾人都松了一口氣,不約而同拉緊了馬韁繩,以免因為速度過快,沖撞了正在排隊繳納入城費用的行人。

    就在此時,大伙兒身背后的官道上,忽然傳來了一陣劇烈的馬蹄聲響。緊跟著,就是數聲激昂的號角,“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如冬夜里的狼嚎,剎那間,就“刺”透了所有人的心臟。

    “赤眉軍,赤眉軍來了!”

    門口排隊的百姓嚇得魂飛魄散,丟下擔子、推車,撒腿就跑。正在收取入城費用的稅丁,也顧不上再繼續盤剝百姓,迅速丟下手里刀槍,扛起裝滿了銅錢的籮筐,與慌不擇路的百姓一道,連滾帶爬地朝城里沖

    這么多人,一道窄窄的城門怎么容納得下。眨眼間,大伙就堵成了一團,誰也無法再往里挪動分毫。

    “你們幾個,盡量把鹽車往城墻根兒下拉!”賈復不肯放棄鹽車,朝著民壯們吩咐了一聲,抬手從車廂上抽出一根長朔,主動斷后。劉秀、李通和馬三娘則不愿在危急時刻拋棄同伴,也分別取了角弓、鐵锏和鋼刀在手,與賈復站成了一個簡單的人字陣,隨時準備為彼此提供支援。

    說時遲,那時快,眾人剛剛排好陣形,“赤眉軍”已經近在咫尺。足足有兩三千騎,個個都盔明甲亮。隊伍正前方,有一面大纛隨風飄舞,“祈”。

    “是官兵!”

    “是祈隊大夫帳下的官兵!”

    “不是赤眉軍!”

    “不是!”

    ……

    城頭上,原本已經嚇得兩股戰戰的守軍,立刻又恢復了幾分精神。探出脖子,七嘴八舌地叫喊。

    祈隊大夫的兵,乃是屬于朝廷主力部隊之一,當然不可能進攻朝廷的城池!堵在門洞子里的百姓和稅丁們,齊齊松了口氣,動作瞬間就慢了下來。

    然而,還沒等他們將一口氣松完,軍陣中,卻猛然傳來一聲怒吼,響亮宛若霹靂,

    “是誰傷了我巨毋霸的兵,自己出來受死!否則,休怪某家辣手無情!”

    </br>

    </br>

    </br>

    </br>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