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道術達人 > 第七十九章 棺材匠
    頭戴攤面面具的二人也被這場變故驚呆了,眼前這個無面侏儒居然是大內暗龍衛的人,那自己刺殺朝廷命官的事豈不是當場暴露了。

    侏儒頓了下,復又哧哧笑道:“陛下對百工百匠的興趣由來已久,想請諸位師傅到皇宮走一趟。”

    砌墻匠拍了拍老手,道:“上不入天闕,下不入陰曹,我們一群手藝人只拜祖師,不拜皇爺。”

    李達忽然感覺腳下泥土有翻開的跡象,鋪好的地板開始下陷,一座集市,數十座房屋,忽然開始像拼積木一樣移動、重組,漸漸將侏儒與另外兩伙人隔離開。

    “呵,弄神弄鬼,雜家才是祖宗!”

    袖子一翻,侏儒一對銅臂上彈出三個卷軸,迎風打開,頓時三道強烈的神性光影往砌墻匠撲去。

    “日出東來照西方,按下銅磚與鐵磚。”

    砌墻匠咒音一落,‘轟轟’聲中,一面銅墻從地面彈起。

    神性光影撞在上面,居然發出實質般的金屬重擊聲響。

    “填起銅籬拱鐵壁,不怕邪師來斗法。”

    每一塊磚頭開始旋轉分離,分成三面,將三尊神性人影阻截。

    “雜家送你歸西!”

    從數十座房屋間隙中,侏儒斜刺而來,手上彈出兩口短刀,腳步一擰,爆發勁力,一口刺入脖間,一口刺入胸口。

    砌墻匠驚愕的表情還浮在臉上。

    “哧哧,您大概不知道,咱經了兵部的改造,注入厭法鉛汞,不懼您這祖宗手段呢。”

    “呵—呵——”

    砌墻匠看了看透胸的刀子,‘咯咯’笑了笑,口中咒音倒是不停。

    “主家圓蓋,一不保天,二不保地,專保信人,天無忌,地無忌,年無忌,月無忌,日無忌,姜太公在此,百無禁忌,圓蓋錢財,火化丙丁,奉納安位,占相伏唯維……”

    侏儒忽然感覺不對了,他的兩口刀插進去居然拔不出來了。

    “我老人家可不僅是砌墻匠,還是棺材匠。”

    話音一落,四面泥土猛的掀開,四面棺木彈起,猛的將對方身體合上。

    ……

    這場斗法李達看在眼里,項獄也能看的大概,但落在其他人眼中,卻只有侏儒說了一些奇怪話,然后侏儒猛的丟出三個卷軸,然后將刀刺入半空,低語了幾句,面色一變,身子一僵,然后便動彈不得。

    頭待儺戲頭盔的阿賓還沒反應過來,反倒是另一位如同豹子一樣射出,手中一下甩出一截刀鞭,卷入侏儒的脖子,用力一拔,血腔血液爆射,大號頭顱飛去。

    “姐姐你——”

    這一暴起拔顱殺人,來的十分突兀,連項獄眼角都微微一挑,有些詫異。

    “為了防止這人出賣我們,還請老前輩莫怪,”儺戲面具低沉著嗓音,手上的刃鞭很有說服力。

    “呵,不管老匠的事,不管老匠的事,”砌墻匠咂咂嘴,又蹲在墻角,旱煙摸出來按地面敲一敲,又繼續抽了起來。

    苗族姐妹二人復又盯向李達三人,眼神帶著兇性,項獄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甚至主動挑釁,淮河龍王可是個殺性比誰都重的女人。

    “咳咳,雖然說你們在這里打生打死不關老匠的事,但是我還要提醒你們,還有半炷香時間集會就要結束了,到時可別后悔。”砌墻匠開口道。

    那對姐妹聞言面色一變,顯的有些焦急,那殺人姐姐率先退了一步,走入了一個攤鋪前,這個攤鋪坐著一個面色焦黃的說書人,見狀微笑道:“二位想要聽那一段評書?”

    ……

    砌墻匠掏了掏耳朵,毫無形象的打了個哈切,道:“三位看起來很陌生嘛,不像是經常光顧我們小店的幾大豪門,尤其是朝廷的幾個官兒,來的可是相當勤快呢。”

    李達猶豫了下,開口道:“你這邊除了殺人業務,還有其它業務么。”

    砌墻匠目光一亮,“怎么沒有,修鞋、打棺材、修指甲、賣畜生藥、開窯燒瓷、釀酒、打造木材、賣補藥,多了去了,我看小伙子你身旁美女眾多,身子一定很虛,要不我給你來一副,不好用不要錢。”

    李達嘴角抽了抽,“我暫時不用。”

    “那你體格很不錯,我這里還有打手銃兩百零六式,你回頭試試,便宜賣給你!”

    尼瑪,這名字看起來好生眼熟,怎么比起小梅的那一本還多了幾十招,不就是一個動作么,有那么多變化?

    好好奇啊,要不把它買過來,融入我未來的拳術里?

    李達渾身一麻,趕緊打消了這個危險念頭。

    他也沒想到,本應該是逼格高大的殺手組織會是這么個詭異畫風,他本想著直接用暴力手段抓來一二人,然后想盡辦法把他嘴巴撬開,得到大嫂的消息,現在看來,或許有和平解決的手段。

    “我想打探消息,可以么?”

    砌墻匠失望的咂咂嘴,“真的不用么,你家沒死人?我打棺材也是一把好手。”

    張百鶴這兔子精實在好奇,忍不住道:“老爺爺,你似乎很想讓我們接活?”

    “那當然,也不知哪個混賬王八蛋傳的謠言,非說我們專職殺人,其實殺人只不過是我們的副業,百工百匠百會,其實我們懂的東西多了去了,”砌墻匠拍膝罵道。

    項獄問:“以你的手藝,一副棺材多少錢。”

    砌墻匠挺胸道:“不算材料錢,請我出工,最簡單的一副棺材一萬兩銀子。”

    李達嘴角抽搐,皇帝老兒的棺材板都是你打的吧,你得有多高逼格的手藝。

    “如果我們向你定一副棺材,能不能跟你打聽一個消息?”張百鶴問。

    砌墻匠勃然大怒,“這的手藝就值這個價,你愛買不買!”

    三人面面相覷,這家伙脾氣真古怪。

    “如果向你購買一個消息呢?”

    “那要看看是什么消息了。”

    “一個人的下落。”

    “誰?”

    李達猶豫了下,開口道:“洪門王姓當家,良白羊。”

    “哦,聽說過,”砌墻匠咂咂嘴,吐了口旱煙。

    李達精神一振,“她在哪里?”

    “我的價格你出不起,”砌墻匠緩緩道。

    “你不說怎么知道我出不起?”

    “我是砌墻匠,也是棺材匠,給人造過無數座陵墓,上至王公貴族,下至草民百姓,但只是給人打造棺材顯不出我的手藝,我的手藝應該得到最好的展現。”

    砌墻匠兩眼放光,“最好的陵墓,不是埋葬一個皇帝,而是埋葬一個王朝。”

    “所以你需要什么?”項獄干脆利落道。

    “一個王朝興起時誕生之物,消散時毀滅之物,天地外之物,人間內之物。”

    李達面色微變,對方的說那么奇怪,他倒是聽出了對方所需之物——龍脈!

    項獄揚眉,剛想開口,李達卻在背后拉住了她的手,搖了搖,以御姐的傲氣,他毫不懷疑她愿意拿此物去跟人交換,但是他不愿意,御姐的詛咒好不容易有了解決之道,他不能為了救大嫂就把大姐丟了啊。

    抓住對方,能審就審出,若是審不出,就用三尸神法去搜尋對方的記憶,李達雙眼微微瞇起,暗自想。

    不過以對方之前展現的實力,捉住對方難度不小,活捉對方更難。

    “其實還有一個法子,”砌墻匠忽然道。

    “什么?”

    “加入我們。”

    </br>

    </br>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