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超級軍工科學家 > VIP卷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村民阻攔搬山工作
    就這樣,這個老村長在年輕村長安排下,順順利利高高興興地去外省的一個風景名勝景區去旅游了。

    這事看上去是很順利的。老村長出去旅游了。趙中遙他們想要做的事情,就可以順利開始了。

    所以說,當李副總終于把老村長請走后。他就趕緊回去把這事告訴了趙中遙了。趙中遙聽了李副總說的事情,心里也是非常的高興。當面還夸李副總是一個能干的人。并且任命李副總為搬山工作總指揮,要他馬上開始這一件偉大的搬山工作。

    李副總聽了趙中遙的話后,也是非常的高興。在公司準備了幾天后,就帶領著一支浩浩蕩蕩地搬山隊伍,就向群山村進軍了。

    可是當李副總帶著自己的人馬到了那一座大山附近的時候,就感覺情況有些不對了。

    當時李副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一到那個地方,就坐在了自己的指揮部里面,想要開始指揮大家開工了。

    可是在前面的隊伍,就發現一個讓他們感覺到有些嚴重的問題。也是他們怎么也想不到的問題。

    因為他們看到在這一座大山的山腳下。現在來了很多人。這些人都是一些年輕人,他們手里還都拿著一些棍棒,顯然是來者不善,他們好象就是沖著‘飛天集團’的這些人來的。

    李副總當時就在指揮部里面坐著,他就想要馬上開始下達命令,正式開工呢!

    可是他還沒有把屁股坐熱,就有一個中年男人進來報告了。這是他的一個手下,負責挖掘機工作的。這一次的搬山工作,挖掘機隊伍當然是打頭陣了。

    可這些挖掘機隊伍開到前線后,就是出現了問題。因為人家好多年輕人手持棍棒擋在了他們的挖掘機面前,不準他們開工。而在這些年輕人的前面,還站著一個老者。

    這人就是這個村子里面的老村長,他今天穿著一件白大褂,銀須飄然,滿面紅光,看上去,還真有些仙風道骨的樣子。

    這些人現在就虎視眈眈地看著這些要搬山的工作人員。一個個都是怒目圓睜,樣子都是非常的生氣。顯然,人家是不愿意他們把這一座大山給搬走的。

    那個負責打頭陣的中年男人一看這情況,就趕緊走到這個老村長面前問道:“老大爺,你這是要干嗎呢!我們不是跟你們說好了,這山是我們‘飛天集團’的了,我們把錢都給你們了,你們還要怎樣。”

    趙中遙他們的‘飛天集團’買下這一座大山,給了政委數十億。然后,又給這個村子好幾千萬,每一個村民都能分到好幾萬。可是到了現在,他們竟然還要阻撓大家搬山,這事讓這個負責打頭陣的領導有些不樂意了。

    ‘你是誰,你管什么事,叫你們的領導出來,我要跟他說話。你們不配跟我說話。’

    這個老村長根本不愿意跟這個‘飛天集團’的小領導說話。直接要跟‘飛天集團’的老板說話。

    ‘老大爺,可我們趙總也不在這里呀!我們這里只有一個副總負責,要不,我把他叫來。’這個負責人聽了這個老村長的話,就又這樣說道。

    這個老村長聽了這個負責人的話,想了一下就又說道,‘行,你先把這個李副總叫來吧!’

    就這樣,這個負責人就趕緊去了指揮部了。

    李副總正坐鎮指揮部準備下令開工呢!可是他還沒有下令,那個負責人就從外面跑了進來。

    ‘李總,不好了,那個老村長又回來了。他還帶領著一幫子村民,擋在了我們的挖掘機面前,不讓我們開工呢!我想跟他說話,他還不跟我說,非得要讓我們趙總跟他說話呢!可我們趙總不在這里,我就說讓你去跟他談談。他想了一下就答應了。我看你還是趕緊過去吧!’

    李副總一聽這個負責人的話,他馬上就愣住了。他有些不相信這個負責人的話。畢竟,之前他已經這事給擺平了。那個老村長,也被他花錢請走了。這才幾天,怎么就又出現在了開工現場,這怎么可能,會不會是這個負責人認錯人了。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這怎么可能。’李副總又看著這個負責人說道。

    ‘李總,我沒有認錯,我見過這個老村長,他的樣子很特殊,只要是來過這個村子的人都是認識他的。’這個負責人這樣說道。

    李副總一聽,也感覺很有道理。畢竟,這個村子的老村長確實是有些特別,一個一百多歲的老年人,不管是走到那里,也都算是比較特殊的人。

    ‘走,我們去看看。’李副總一聽這個負責人這樣說,只好是趕緊跟著這個李副總一起來到了山腳下。

    老遠,李副總就看到那些村民,他們有一百多號人,每人手里都有家伙。都是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而在這些村民的前面,就站著一個老頭。李副總一看,就感覺是大吃一驚。因為這個老頭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老村長。

    ‘怎么回事,這老家伙不是出去旅游了嗎!他不是應該在外省嗎!怎么現在會出現在這個地方,真是太奇怪了。’

    李副總看著眼前一切,連他自己也想不明白了。他之前所做的一切,現在似乎都成了泡影了。

    ‘我得問問這老頭,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在外面旅游嗎!怎么現在會出現在這里。’李副總一邊想,一邊就加快了腳步,很快就走到了這個老村長面前。

    ‘老大爺,你--你這是干嗎呢!你--你們村長不是安排你出去旅游了嗎!你--你現在怎么會在這里。’李副總非常不解地看著這個老村長問道。

    ‘哼,就你們這些雕蟲小技還想把我給騙了嗎!我是旅游了,可我已經旅游完了,又回來了。我不回來能行,我要是不回來。等我再過些天回來,我們家門口的這一座大山就不見了。’老村長聽了李副總的話,就又這樣生氣地說道。

    ‘可--可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們今天要開工搬山呢!’李副總仍然是非常不解地問道。

    ‘我怎么知道,我當然知道了,我都活了一百多歲了,我什么事不知道,你們還想背著我把這一座大山給搬走了。這怎么可能,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這么做的。’老村長瞪了一眼李副總,又看了看身邊的這些手持棍棒的年輕人,露出一副狂妄的樣子。

    ‘老村長,這山我們都買下了,我們也跟上級領導請示過了。也經過了合法的手續,我們做的事情是合理合法的。而你們現在阻攔我們搬山,這可是你們的不對,你們已經算是違法了。

    如果我現在打電話報警的話,那你們可就全部要抓起來了。你們現在是尋釁滋事,故意阻攔我們開工,是屬于違法行為。’

    李副總也是見過市面的的人,他雖然知道這個老村長在村子里面的威信很高,可他就是感覺。這個老村長,他也應該是一個遵紀守法之人,他也不能干違法的事情。他們做的這一切都是合理全法的。而這個老村長阻攔他們,就是不違法的行為。

    如果李副總現在叫警察的話,就可以把這個老村長抓起來。關押到派出所去。

    李副總就是想說一些嚇人的話,看看有沒有作用,要是能夠把這些人嚇走的話,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可是這個老村長聽了李副總的話,就捋了一下長長的白胡須,然后就大笑道,‘哈哈,你當我是三歲孩子嗎!還拿警察嚇我。我要是怕警察的話,我就不會這么做了。你有本事就叫警察來試試吧!’

    這個老村長看來也是有備而來的,他根本就不怕李副總叫警察。看來,他確實是有一些勢力的。

    一聽這個老村長的話,李副總有些無可奈何了。畢竟,他并不想叫警察。因為他知道,就算是叫了警察的話,怕是也解決不了問題。甚至只會把事情鬧的更大。

    ‘老村長,那你說,我們這事該怎么解決。’李副總瞪著這個老頭說道。

    ‘怎么解決,當然是你們撤兵了。這一座大山,對于我們七星村是非常重要的,我決不允許你們把這一座大山給搬走了。我們今天來的這些人,都要與這些大山共存亡。你們要是想搬山,那就請開著挖掘機,從我們身上碾過去,要不然,就別想挖山。’

    老家伙看來也是豁出去了,就是不讓李副總他們搬山。他要與這一座大山共存亡呢!

    一看這情況,李副總就有些傻眼了。他不知道該怎么辦了。于是,只好給趙中遙打電話了。

    ‘趙總,我是老李。不好了,群山村這里出事了。你趕緊過來吧!’李副總也沒有給趙中遙多解釋什么,就要趙中遙趕緊過來呢!

    趙中遙聽了李副總的話,也是一愣。不過,既然李副總這樣說的話,他也不想多問什么,也不敢怠慢,馬上就開車來到了群山村了。他什么人也沒有帶,就一個人來到了群山村的那一座大山跟前。

    他去的時候,李副總已經回到了指揮部了。畢竟,他拿人家那個老村長沒有辦法。只能是又回到指揮部給趙中遙打電話了。

    趙中遙去了之后,當然也是先到指揮問了。

    ‘趙總,你來了。’

    李副總正在指揮問里面焦急地等著趙中遙。當他看到趙中遙去的時候。總算是松了一口氣了。他就還怕趙中遙因為工作忙脫不了身,不過來,那他可就麻煩了。不知道該怎么處理眼前這突然發生的事情了。

    ‘老李,到底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趙中遙一進指揮部,就趕緊瞪著李副總問道。

    趙中遙還想,是不是干活的時候,出了什么安全事故了。要是弄出什么人命來,那可真不是小事。就算他趙中遙是‘飛天集團’的老板。遇到這種事情,他也會感覺很麻煩的。

    特別是今天才剛剛開工,要是出現了安全事故,那也是一個不好的兆頭,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也會影響到后面的搬山工作。

    ‘趙總,那個老村長又回來了,他帶領著一百多號年輕力壯的村民,手持棍棒擋在了我們的挖掘機前面,不允許我們挖山呢!’李副總看著趙中遙說道。

    ‘哦!是這樣!’趙中遙聽了李副總的話,他是長出了一口氣。

    本來趙中遙以為是多么嚴重的事情。他還怕是什么安全事情。現在一聽,并不是什么安全事情。還是那個老村長的事情。他馬上就放松了下來,沒有剛才那么緊張了。

    雖然眼前這事也讓趙中遙很意外,也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可總歸是比什么安全事故好多了。

    ‘趙總,這事還小嗎!這個老村長可不是好惹的。他帶領著那么多的村民阻攔我們挖山。看架勢,那是不達目的不罷休呀!我看我們的搬山工作,怕是又要擱淺了。’

    李副總看自己跟趙中遙說了這事。趙中遙竟然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倒是有些不明白了。

    ‘你不是說,你和那個村長商量好了,花錢請這個老村長出去旅游,然后把他請到外省去了嗎!現在怎么這么快又回來了。’趙中遙之前也知道李副總和那個年輕的村長一起把這個老村長騙到外省去旅游了。可是這么快就又回來了,怎么不讓趙中遙感覺很奇怪。

    ‘趙總,這事我也想不明白。人家老村長不跟我談,我問人家什么,人家也不說呀!’李副總聽了趙中遙的話,就無奈地說道。

    ‘走,我們去會會這個老村長。’聽了李副總的話,趙中遙只好去見那個老村長了。

    趙中遙知道,這事那還得去面見老村長。只有跟他面談,才能把眼前的問題解決了。

    ‘好,我們再去見見這個老村長。人家老村長就說了,要當面跟你談談呢!人家都看不起我,不愿意跟我談呢!’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