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劍破九天 > 第四卷3001-4000VIP卷 第3588章 這才是真相
    時間,是這世上最神秘,最難掌控的力量之一。

    只有巔峰神王,才有可能掌控時間。

    比如,讓時間靜止,或加速,或倒流。

    但也僅限于很短暫的時間。

    之前陸鳴一直以為,紀天行還是中位神王,跟千年前比起來沒什么長進。

    換句話說,這是個隕落的天才,已經泯然眾人矣。

    但是這一刻,陸鳴忽然察覺到,事情好像跟他想的不一樣。

    ……

    沒過多久,國師就被兩名禁衛統領帶來了。

    這是個九重境的上位神君,看面相就知道,是個忠厚仁慈的天象族老者。

    誠如天象皇帝所說,這種道貌岸然的老者,肯定是品行高潔,舉止端莊的。

    再加上他是象雨的師尊,誰都無法相信,他會親手殺害象雨。

    “老臣參見域主大人,見過皇帝陛下!”

    國師來到院中站定,向陸鳴和天象皇帝躬身行禮。

    陸鳴面色威嚴,眼神冰冷的望著他,暗中施加神魂威壓,喝問道:“國師,當日龍天離開行云宮后,你曾來過。

    本座問你,你來行云宮做什么?”

    國師躬著身子,語氣平靜的答道:“像平常一樣,每隔十天一次,教授小公主修煉。”

    陸鳴又問:“那你進入客廳時,象雨在做什么?你可曾見過一把王級戰斧?”

    “這……”國師遲疑了一下,眼神有些茫然。

    但只是瞬間,他便語氣平靜的答道:“當時小公主已經被害,倒在了血泊中。

    至于王級戰斧,老臣并未見過。”

    天象皇帝明顯松了口氣,陸鳴則是皺了皺眉頭。

    而紀天行面不改色,只是眼底閃過一抹冷笑。

    陸鳴又問:“既然你看到小公主被害,為何不向皇帝稟報?

    還有,你是何時離開的?

    為何行云宮的護衛和侍女們,只看到你進來,卻沒人見到你離開?”

    “老臣……”國師又遲疑了剎那,才開口答道:“老臣當時心亂如麻,不知所措,又不敢聲張,只能悄然離開。

    畢竟,老臣完全想不到,小公主殿下會被人殺害,且是在皇宮大內。

    這件事關系重大,老臣不敢聲張,以免引起恐慌。

    可誰曾想,老臣才離開沒多久,還來不及稟報皇帝陛下,行云宮的侍女就發現了……”

    雖然這個理由有點牽強,但并不算強詞奪理。

    一時間,陸鳴也有些語塞,不知該如何審問下去。

    場中寂靜,氣氛有些僵硬。

    一直沒說話的紀天行,這時開口了。

    他凝視著國師,暗中施展神魂秘術,聲音低沉的問道:“國師,你在撒謊!

    你進入客廳時,象雨毫發無傷,只是昏迷過去,倒在了地上。

    那是我為了擺脫她的糾纏,用神魂之力將她打暈了。

    而那把赤紅色的戰斧,當時就放在客廳的玉桌上!”

    聽到這里,國師赫然抬頭,目光憤恨的瞪著紀天行,冷笑道:“一派胡言!這些都是你編纂的!”

    盡管,他表現的很憤怒。

    但紀天行卻發現,他眼底深處有些茫然,還有一些惴惴不安。

    毫無疑問,國師在心虛,但又有些迷茫。

    如此復雜又微妙的眼神變化,天象皇帝、禁衛統領和鵬飛等人,自然是看不出來的。

    但紀天行看的清楚,陸鳴也有所察覺。

    紀天行又繼續說道:“原本,你像往常一樣,來教導象雨修煉。

    你本無惡意,所以你來時光明正大,被兩個熊族護衛看到了。

    但你進入客廳時,卻發現象雨昏迷了,桌上還有一把王級神器!

    是那把王級神器,勾起了你的貪念,讓你動了殺機。

    你貪圖那把戰斧,又怕象雨醒來后事情敗露,便出手將她殺了!

    然后,你帶著戰斧悄無聲息的逃離行云宮。

    這才是真相!”

    國師當場愣住了,表面看起來憤怒和不屑,臉上布滿了冷笑。

    但眼神深處,卻藏著一絲恍然大悟和惶恐不安。

    “放屁!你這是污蔑,你血口噴人!”

    國師回過神來,憤怒的指責紀天行。

    天象皇帝也滿腔憤慨,對陸鳴說道:“域主大人,您親眼所見,龍天一派胡言,肆意編造和污蔑國師。

    他這么做,就是想洗刷罪名,嫁禍給國師!”

    陸鳴并未表態,深深地看了紀天行一眼,才開口說道:“給國師搜身,檢查他的空間戒指,還有他的住處!

    只要找到那把王級戰斧,自會真相大白!”

    紀天行微微頷首,表示同意。

    天象皇帝有些猶豫,國師卻梗著脖子道:“搜,你們盡管搜吧!

    老臣問心無愧,就不怕你們搜查!”

    接下來,陸鳴親自搜國師的身,并檢查他的空間戒指。

    天象皇帝帶著大批禁衛,在陸鳴和紀天行的監督下,搜查國師居住的宮殿。

    在兩位神王的神識探查下,國師住處的一切,都被探查的清清楚楚,連一粒塵埃都不可能放過。

    但是,眾人忙活了半個時辰,卻是一無所獲。

    那把王級戰斧,不見蹤影!

    紀天行頓時沉默了,皺起眉頭思忖著。

    天象皇帝如釋重負,國師滿臉得意,冷笑道:“龍天,現在你還有什么話說?

    你才是真正的兇手,卻想栽贓嫁禍給老夫?

    沒門!”

    陸鳴并未表態,望向紀天行,暗中傳音問道:“龍兄弟,你還有什么辦法?”

    紀天行傳音答道:“目前看來,國師的嫌疑已經洗脫了,但我依然認定,兇手就是他!”

    停頓了一下,他又語氣肅然的道:“不過,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其實他只是幫兇,真兇另有其人!”

    “嗯?”陸鳴愣了一下,語氣有些古怪的道:“龍兄弟,我怎么被你繞暈了?”

    紀天行繼續解釋道:“那就換個通俗易懂的說法,國師本無意殺害象雨,但他被某個神王強者奪舍了!”

    “這……”陸鳴頓時猶豫了,心里暗自琢磨著,難以判斷。

    紀天行又補充道:“相信你剛才也看到了,國師的眼神有問題,明顯在心虛。

    但他在心虛、惶恐的同時,還有一絲茫然。

    這就說明,他知道是他殺了象雨,卻不記得事情經過。

    我猜測,是奪舍之人利用他的身份,殺害象雨,搶走了王級戰斧。

    事后,又從他的神魂中,抹去了這段記憶!”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