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民國諜影 > 正文卷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電話示警
    李志群和駱興朝一行人趕回到了特工總部,一路上李志群都是興奮不已,在車上再三交代駱興朝要小心行事,抓住這次難得的機遇,再立奇功,駱興朝自然是滿口答應。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駱興朝抬手看了看時間,此時已經是下午四點二十分,按照之前的習慣,胡云鶴是每天下午五點三十分左右下班,直接去往大華舞廳,在時間上還是很富裕的。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按照計劃,今天下午胡云鶴應該把自己需要的頭飾送過來,可是時間到了五點,對方卻還是沒有動靜,駱興朝守在辦公室里,不禁心中有些焦急,他再次看了看時間,決定不再等了,必須要主動把胡云鶴約到自己的辦公室。

    他一把拿起了電話,撥動號碼,正準備給胡云鶴撥打過去,可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之聲。

    駱興朝的手頓時挺住,把電話放回去,開口說道:“進來!”

    卻正是胡云鶴推門而入,只見他手里托著一個精致的首飾盒,滿臉笑意的走了過來。

    駱興朝立時心神一松,臉上露出親切的笑意,語氣輕松地笑道:“胡處長,來,快請!”

    胡云鶴上前將手中的首飾盒輕放在駱興朝的辦公桌上,笑道:“駱處長,這是最新款式的一套上好頭飾,我讓陳師傅加班加點打制出來的,沒有耽誤您的事兒吧?”

    “不耽誤,不耽誤,沒有想到這么快,有勞胡處長了!”

    駱興朝臉上笑意滿滿,嘴里連聲道謝,同時伸手將首飾盒輕輕打開,眼前頓時金光一片。

    只見這精致的首飾盒里,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一套金光閃閃的純金頭飾,各種頭飾一樣不缺,光是簪釵長長短短的就有八支之多,其中甚至還有一串顆粒飽滿碩大的珍珠束發,琳瑯滿目,配飾精致,可謂盡顯華貴。

    駱興朝臉上露出驚喜之色,好半天才點了點頭,看向胡云鶴的目光越發的親切,連聲贊道:“好,好,真是精美絕倫。”

    胡云鶴看到駱興朝如此滿意,心中也是高興,笑著說道:“駱處長滿意就好!”

    “云鶴,以后就不要這么客套了,記得我虛長你兩歲,以后就以兄弟相稱,不要太生分了!哈哈!”

    胡云鶴眼中閃過一次欣喜之色,看得出來,這套首飾的效果非常好,他趕緊點頭答應道:“都是駱處長,不,興朝兄看的起兄弟,以后有什么用的上我的,只管吩咐!”

    駱興朝擺足了姿態,卻絕口不提酬金一事,胡云鶴更是心知肚明,兩個人你來我往幾句話說開,相互之間的關系就進了一大步,言談親熱了許多。

    閑談幾句之后,駱興朝狀似不經意的問道:“云鶴,你這幾天好像都不在辦公室里,今天要不是主任回來,你都不露面,怎么,現在有案子要辦?”

    駱興朝之前在李志群的辦公室里,聽到李志群對胡云鶴的囑咐,顯然胡云鶴手里有行動。

    胡云鶴一聽駱興朝相問,略微猶豫了一下,如今他手里的確有一項很重要的行動,而且這件事情事關機密,不過駱興朝的身份特殊,再加上自己剛剛和駱興朝搞好關系,他倒也不好太過隱瞞,向門口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壓低了聲音說道:“興朝兄,我真不方便多說,不過是關于中統方面的案子,只是怕打草驚蛇,主任囑咐我放長線釣大魚,目前也有了一些進展,用不了多久,你就知道了!”

    駱興朝看著胡云鶴堅持不肯吐實,也不再勉強,問的太多反而容易節外生枝,再說事關中統,和軍統關系也不大,他也沒有必要在這里深究。

    “你啊!還和我保密!算了,不難為你了,我也就是隨口一問,如今我這里也一大攤事情,自己還忙不過來呢,就不操你這份心了,這樣,快下班了,我就不留你了,有時間我請你吃飯,好好謝謝你!”

    聽到駱興朝的話,胡云鶴暗自松了一口氣,他真怕駱興朝追問下去,要不然憑借著他的身份,自己實在是難做。

    想到這里,胡云鶴不敢再多停留了,生怕駱興朝又要向自己問詢什么,自己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于是連忙站起身來,向駱興朝告辭離去,駱興朝一直將他送到門外,又特意在樓道里敘談了幾句,這才揮手示意,各自分手,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里。

    駱興朝回到辦公桌前,看著滿盒子精美的首飾,暗自點頭,目前來說一切順利,自己這邊的工作暫時告一段落,接下來就要看配合工作的其他小組表現了。

    而與此同時,易華安也正在向寧志恒匯報著最新的情況。

    “我們已經交代潘康,讓他中午的時候,把那套頭飾送到了胡云鶴的家中,木魚催的緊,胡云鶴一定不敢耽擱,會在今天下午,把頭飾給木魚送過去,這樣就創造了胡云鶴進入木魚辦公室的機會。”

    “很好,這樣一來,事情就坐實了!”寧志恒點頭說道,他背著手在屋子里走了兩圈,思慮了片刻,“這個潘康已經沒有用處了,他知道的太多,又見過我們的人,此人絕不能留,今天晚上動手抓起來,到時候和胡云鶴一起處理了!”

    “是!”易華安點頭領命。

    寧志恒又接著問道:“對了,之前讓你們調查景園教堂的事情,有結果了嗎?和胡云鶴到底有什么關聯?”

    易華安有些為難的說道:“時間太短,我們確實沒有完成調查,不過目前已經知道,胡云鶴在景園教堂里,主要是和一位牧師有過幾次接觸,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

    “牧師?說清楚一些!”

    “是,事情是這樣,景園教堂的規模不小,每天都有禮拜,周末的時候甚至有兩場禮拜,而教堂里總共有三個牧師,都是輪流主持。

    我們調查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情況,胡云鶴每一次去景園教堂做禮拜的時候,都是一位叫羅嘉納的牧師在主持禮拜,甚至還有一次,胡云鶴進入懺悔室,也是羅嘉納為他做的懺悔,我們現在正準備繼續深入調查羅嘉納的背景,看看有沒有收獲?”

    寧志恒聞言不禁有些疑惑,按照調查的情況來看,胡云鶴和這位羅嘉納牧師應該由一些不為人知的聯系,但是具體是什么情況?掌握的情況不夠,他也無法判斷,不過這也不重要,過了今天晚上,一切謎底都可以解開。

    再說此次行動的目的,就是在短時間里解除李志群和日本人對七十六號特工總部內部的懷疑,解除對木魚小組的威脅,這才是首要目標,此時計劃已經開始,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容不得他有半點退縮。

    當天夜晚,東部市區的大華舞廳,這座舞廳是上海市區有數的大舞廳之一,內部裝飾的富麗堂皇,流光溢彩,大型的圓形舞池里,擠滿了一對對時尚男女,伴隨著舒緩而帶有節奏的音樂,翩翩起舞。

    一身西裝革履,頭發梳得锃亮的胡云鶴,正摟著一位穿著時尚,模樣艷麗的女子跳的興致正高,完全沒有注意到在四周的角落里,正有幾雙眼睛緊緊地注視著他。

    其中一個青年男子抬手看了看時間,看著時間正好到了晚八點,他起身來到一旁酒吧,這里墻壁上掛著一個公共電話,他看著酒吧侍應生正在忙著招呼其他客人,便快步走上前拿起了電話,同時身子后側,盡量不讓其他人看到他的臉。

    電話很快撥通,隨著電波的傳送,在電話的另一邊,東四街上百貨商鋪的公共電話鈴聲響起。

    這個時候正是晚上八點,上海商業繁榮,這處百貨商鋪處在鬧市區,晚上也是有生意的,所以現在還在營業。

    不過此時店鋪也準備打烊了,伙計在收拾商品,柜臺里面的掌柜許志行,不,也就是黃立輝,聽到電話鈴聲響起,轉頭和一旁的伙計相視一眼,不覺有些詫異。

    在上海,像他們這種百貨商鋪,一般都申請有公用電話,主要也是用來掙取一些費用,積少成多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所以像這種公用電話一般都是顧客交上一些費用,再用來向外打,可是接電話的時候卻是極少,除了有些相熟的顧客需要接約好打來的電話,基本上是沒有外來電話的。

    可是現在店鋪里除了自己和伙計,根本沒有外人,怎么會有電話打進來?

    心中雖然有些奇怪,但他還是上前拿起了電話,此時就聽見對方說道:“許老板,你要的那些洋火已經到貨了,盡快到九龍倉庫來取貨,過時可不候!”

    黃立輝頓時一愣,對方知道自己商鋪老板的身份,點名稱呼自己的化名,這說明并沒有打錯電話,可是其他的內容,什么洋火,九龍倉庫,就完全摸不著頭腦了!

    他下意識準備開口詢問,可是對方卻是一把扣下了電話,短短的幾句話,通話已經斷開,這是什么情況?

    黃立輝頓時心生警覺,他看著手中的電話,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