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星星上的你 > 第三十章 他的命
    因為及時去醫院止了血,包扎了傷口,z寶的外傷是沒什么大礙了。可醫生說z寶的自閉癥恐怕是更嚴重了,為了制止她醒來后再傷害自己,醫生替她打了一針鎮定劑。

    “謝謝醫生了。”看見醫生從z寶病房里出來,一直守在病房門口的何豫真誠的沖醫生彎下了腰。

    “你們做家屬的,對像她這樣的自閉癥患者應該時刻留意啊,怎么能讓她這樣子傷害自己呢?”

    “是我一時的疏忽,才導致了她受傷。”

    “唉……”看著眼前這個渾身血污,狼狽至極的年輕人,他估計也被嚇壞了吧。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病人沒什么大礙了,你可以進去看她了,倒是你,手上的傷最好處理一下。”

    “好。”

    他剛應下,一旁實在看不下去的一個小護士走過來,強行拉過他的手幫他處理了起來。

    他的傷口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創口很深,因為長時間沒有消毒止血處理,表面有些地方已經有些結痂了,粘連著一些之前z寶衣服上的纖維,饒是護士很小心的為他處理,但是難免會牽連著一些皮肉。

    何豫卻也沒有喊疼,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眉頭緊皺著,兩只無神的眼睛只是透過正開著的門,望著病房里病床上的z寶。

    處理好自己手上的傷口后,朝護士禮貌的道了句“謝謝”后,他就立刻進去病房,現在的z寶正沉沉地睡著。

    何豫疲憊的望著她安靜的睡臉,心里難受的要命,隱隱像是什么在揪著他的心臟,讓他痛極了。自己說好的要保護她,卻讓她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給她帶來了什么樣的傷害。

    他走到z寶病床邊坐下,埋頭用剛才護士為他包扎好的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z寶……還好你沒事,還好你沒事……”何豫坐在床邊一手捂著自己的眼睛,不讓眼淚往下掉,一手握住z寶的手。

    “……”

    然而此時的z寶依舊不會給予他任何的回應。

    “對不起,何豫。我沒想到z寶的病會嚴重。”沈蔚剛去交完了醫院的費用,也一臉愧疚與擔憂走進病房,z寶剛才瘋狂自虐的樣子真的把他嚇壞了。

    “是我利用了她,她沒有背叛你,我只是看見她去書房……”看著坐在床邊的何豫,他開口解釋道。

    “不要再說了。你走吧,再也不要來打擾我們了。”何豫也不看他,只是呆望著病床上的z寶,一只手握著z寶的手,另一只手從自己眼睛上拿開,向身后的沈蔚疲憊的揮了揮,示意讓他趕緊離開這里。

    他可是她的小魚啊,又怎么會不知道呢,z寶永遠也不可能會做出那樣的事情的,即便是今天這樣的自殘行為,她也只是為了讓兩人不再爭吵互毆了吧。

    沈蔚并沒有回答何豫,也沒有選擇離開。

    一時間,病房陷入了一片死寂。

    兩個男人都沉默的望著病床上的那個女孩兒,默契的都沒有再不開口說話。

    沈蔚靠著病房里離z寶病床最近的那面墻,愣愣的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z寶,和一直坐在病床旁邊緊握著她手的何豫。

    忽然,他開口問道:“何豫,其實有的時候我很好奇,你對z寶到底是怎么樣的感情呢?為什么偏偏是她。”

    過了許久,何豫并沒有開口回答,正當沈蔚以為自己不會獲得答案的時候,何豫卻開口了。

    “什么樣的感情……”何豫看著z寶蒼白的臉。

    是啊,什么樣的感情呢,她,是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一點溫暖與希冀,也許從在康復之家見她的第一面起,就注定了,那樣子純白的女孩,不應該像他一樣陷入那個黑暗至極的星球,孤獨且絕望。所以,他愛她,憐她;所以,他寵她,盼她。

    z寶依舊沉沉的睡著,臉上沒有痛苦,只有一抹微微的笑意似乎在她嘴邊,他開口回答道。

    “像漆黑無比的深淵中的一點星光,像骯臟至極的泥潭中的一方凈土,像……像另一個孤獨無助的自己,因為那樣的感覺我也曾經歷,所以我想要保護她、去帶離她遠離黑暗與孤獨,至于為什么偏偏是她……”

    何豫臉上泛起了笑容,伸手去輕撫了一下z寶的臉。“我也說不清楚……萬事都能用語言和文字來表達,那就沒有情感可言了。從看見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她是我灰暗世界里的那一顆獨一無二的星。”

    沈蔚一聽,嘴角帶上一抹不知名的笑容。這樣子的形容還真是肉麻,但是卻讓他莫名的羨慕起來,為什么?他不禁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別再來招惹我們了,也別再來打擾z寶了。”何豫話鋒一轉,又警告沈蔚道:“如果你想毀掉我,可以;如果你想要我的公司,可以;只要你別再來接觸z寶了。”

    “呵——”沈蔚不禁嗤笑。

    這時的何豫卻很認真的抬頭看著他的眼睛,真誠的對他說道:“她是我的命。”這些歲月的日子和z寶相伴著走來,自己早已經分不清除了她,這世上還有什么對自己有意義的事與物。

    “哈哈哈……”沈蔚像是被逗笑了,哈哈大笑起來,他看著何豫的眼睛,對方毫無躲閃。“你的命?哈哈哈……”這話說的,好像是病床的她能聽見似的,動不動就是命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他沈蔚倒要看看,何豫今日這句話到底是真是假。

    他伏下身子,盯著何豫的眼睛,似乎要看穿他的靈魂一樣,戲謔的笑道:“可是怎么辦呢?我要的就是你何豫的‘命’。”

    何豫苦笑著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不管他信不信,自己要是失去了z寶,那么何豫將不再是何豫,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何豫無奈轉過頭繼續看著z寶熟睡的臉龐,不再理他。

    此刻已經是傍晚了,窗外黃橙橙的夕陽光,緩慢的爬進了屋里,慵懶的撒了一層暖暖的光芒在何豫和z寶身上。

    看著眼前籠罩在陽光中的兩個人,沈蔚甚至覺得這兩個人的世界,根本不可能被任何人、任何事打破的,即便他自己并不想承認。

    “唉……”他沉嘆,自己在此刻就像是多余的存在一樣。就是這種該死的局外人的被排斥、被忽視的感覺,讓他瘋狂的嫉妒著何豫。而現在,這種該死的嫉妒感,有增無減。

    沈蔚忽然覺得自己從來就沒有贏過何豫,從來沒有。

    沈蔚默默的退出了病房,他知道,自己與何豫的較量才真正的開始。沈蔚不忍z寶受傷,可偏偏,z寶是他何豫的“命”。

    沈蔚離開后沒多久,鄭麗華便被何豫叫來了,他還有事要去解決,需要鄭麗華幫忙照看著z寶。

    鄭麗華一進門看見病床上的z寶這個樣子,眼淚便掉下來了,再看見一臉憔悴疲憊的何豫,抑制不住的愧疚感便涌了上來。

    她“撲通——”一下跪在何豫面前,淚流滿面的哭道:“先生,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是沈先生騙了我,他,他說他是太太的哥哥,還說太太是被迫的才與您結婚的。他還抓了我兒子去,威脅我,我也沒辦法、他要剁了我兒子的手啊……”

    鄭麗華真的是后悔不迭,她怎么就信了沈蔚的謊言呢?

    “鄭媽,您快起來。”何豫扶起跪在地上痛哭不止的鄭麗華。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說再多也是無用的了。”他轉過身看著病床上的z寶,面色平靜。

    “可是,先生,我真的是沒有想過要傷害太太的,這些日子相處下來,我都已經把她當作自己的親生女兒看待了。”看著病床上的z寶,她心疼不已。

    “我知道,您不會愿意傷害z寶的。”何豫安慰的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唉……可是我,總是好心辦壞事,要不是我讓沈先生接觸太太,太太,她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看著何豫衣服上、臉上的血跡,她就忍不住膽戰心驚,又心疼又后悔,這該得有多疼啊。

    看著失魂落魄的何豫,她開口道:“不知道先生您還信不信的過我……可我就是覺得對不住你們啊!求您讓我為你們做點什么,也好補償一下我的過錯,我良心上也能過的去了。”

    “鄭媽,我叫您來就是希望您能幫幫我,先替我照顧z寶幾天吧,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去處理,思來想去也只有您最了解z寶,能幫我照顧好她,所以才找您來。”何豫并沒有

    “好,好,就算先生不說,我也會幫忙的。我一定盡心盡力照顧太太。”對何豫這樣子不計前嫌的舉動,鄭麗華高興極了,幾乎又要哭了出來。

    “嗯。我要先回家收拾一下,醫院這里就麻煩您了。”

    “好的。”鄭麗華應道。

    何豫拿起剛剛在沈蔚走后,自己脫掉放在病房椅子上的外套,再替z寶拉了拉被子,幫她整理了一下耳邊亂了的頭發,低頭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然后他轉身又囑咐了鄭麗華幾句,就帶著滿身的疲憊離開了病房。

    他的身后還有要保護的人,眼前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