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我要做閻羅 > 第689章:天道酬勤(一)
    秦夜看向四面八方,蒙古國北方,從烏蘭巴托到蘇赫巴托爾,這條路已經不成形狀。陽間看不到陰間的戰爭,然而,趨吉避害是生物本能,這片地域被陰氣籠罩,溫度已經達到零下。哪怕是在周圍,都能聽到一陣陣哭嚎,悲呼。沒有人會找死得走進這里。

    直到現在,圍繞在天空的烏云,也仍舊形成峰巒疊嶂的云洞,最中心,是深不見底的黑暗。行走在這里,除非陰差,活人活物隨時都能感覺有什么東西趴在自己背上,那種令人窒息的折磨感。讓這里成為百里死地。

    “各位遠道而來,辛苦了。”秦夜收回目光,朝著四周微微點頭:“可惜,華國現在二代下了禁令,三任閻王一天沒有選拔出來,一天不開放封印。咱們只能于此作別了。”

    “沒關系。”圣靈沃爾夫裂開巨大的狼嘴,努力做出一個擬人化的微笑表情:“秦府君,非洲部落永遠是你的朋友。”

    “期待著以閻王身份和你見面。”其它圣靈也表現得非常善意,但并沒有多留。現在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比如如何處理葉卡捷琳娜和彼得大帝,如何和俄羅斯地府馬上派出來的外交人員做賠付協調。哪怕秦夜留他們,他們也沒有心情。

    偶有陰靈緩緩散去。秦夜這才舒了口氣,一瞬間,感覺天高任鳥飛。

    外部矛盾解決,華國地府可以繼續茍下去。那么剩下的……

    統一全國!

    他目光微微閃動,這個詞語在他心中已經埋了太久太久。但現在,是時候擺上提案了。

    和陽間的談判已經水到渠成,俄羅斯地府馬上又有大筆收入,這些東西或許不夠建設一個國家。但是……足夠建設一個大片區!

    以華國地府的人口,養精蓄銳十年,承薪兵峰將所向披靡!

    “董卓……你的日子到頭了……”他輕輕撫摸了一下諦聽。行為引起極度舒適,諦聽拱了拱他的手:“怎么?準備向全國發兵了?”

    秦夜微微點頭:“是。”

    “華國,現在是戰國。目前所知的地方諸侯就一個董卓,還有一個蘇妲。其他地方有沒有尚未可知。中原,西北一片漆黑。等和陽間談判好,貿易路線走上正軌。起碼我們可以建設好一個片區。”

    哦,對了。

    還有……禁術核武的打造。

    這些東西都要有錢才行,一塊怨魂晶引起如此大的紛爭。可見禁術其他材料同樣不便宜。

    沒關系……一切都在慢慢好轉,現在才過去兩年,時間……還長。

    “接下來你準備怎么做?”諦聽跳了下來,來到那輛金色馬車旁邊。怨魂晶還在這里,沒有人動。因為誰都很清楚,這里只有華國地府有資格拿。其他任何地府拿了,都是覬覦禁術。

    至于華國?

    多一發禁術少一發禁術有區別嗎?

    諦聽張口一吸,如同打開一個黑洞,車攆落入它的口中。秦夜抬眉道:“沒事吧?”

    “沒事。”諦聽還沒回答,一個聲音緩緩在虛空中響起:“怨魂晶非常特殊,形成結晶體之后,它可以隔絕一切力量體系。但是如果在其中輸入力量體系,它又能完美傳導。和天使軒晶,撒旦之骨并稱為禁術三大基本構件。”

    圣靈黑曼巴?

    秦夜意外地看著空中某處,對方并沒有隱匿自己的身形,很快,一個蛇頭人身的生物,腳踏虛空緩緩走下。

    “您還有事?”

    “還有一些小事,不太方便當著其他圣靈說。”圣靈黑曼巴在諦聽面前非常恭敬,微微鞠躬,拿出了一份卷軸:“這是黑曼巴部落需要的東西。和我們的產品。還請過……”

    過目的目字還沒說完,下一秒,秦夜,諦聽,圣靈黑曼巴同時抬起頭,愕然看向半空。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金光沖出秦夜胸口,緩緩打開。上面一行金色字體龍飛鳳舞地書寫起來。

    姓名:秦夜(小名狗蛋)。

    籍貫:慶廣市唐安縣嘎子溝劉二坨子村。

    家族成員:爺爺(已故)父母(已故)。

    出生年月:1938年10月1日。

    “陰司錄?”圣靈黑曼巴倒抽一口涼氣,這一刻,他無比相信,秦夜絕對是未來閻王的有力競爭者之一!

    否則,這種東西不可能出現在他手中!

    它腦筋飛快轉動,認為自己已經猜測到了一些。陰司錄在這里并不難理解。以對方的說辭,二代閻王的考驗絕非容易。而身為閻王,如何馭下是一門學問。這在考題之中無可否非。

    但……絕對不是哪個競爭者都有資格拿到手里的!起碼已經到了那個程度!因為從陰司錄的濃郁陰氣中,他知道……這絕非普通贗品,哪怕不是真品,和真品也有七分相似!

    它的神色更恭敬了一些。秦夜已經沒有心情看他,而是看向了陰司錄之上。

    正好,府君之后,自己好像還沒看過進階判官多少功績……

    看了一眼。

    然后轉過頭,拍了拍臉。

    我特么怕不是看了本假書……

    “別心存僥幸了。就這個數字。”諦聽在旁邊冷冷開口。

    秦夜不死心地合上書,再次打開。

    功績點:14320000/150000000。

    沉默。

    啪!陰司錄被摔倒地面,秦夜忍不住破口大罵:“一億五千萬?!這特么是在逗我!”

    特么做好事就能到閻羅這種事情還說逗你?!諦聽第一反應是一口大唾沫星子砸他臉上,想當年多少府君矜矜業業,苦心修煉,關心各種陰陽大事,這都沒看到閻羅的門!你哪來的臉!

    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整片大地忽然震了震。

    秦.謹慎.夜立刻將陰司錄撿了起來,背朝著黑曼巴從心地拍了拍書:“不氣,不氣……一時失手,一時失手……”

    最后一個字還未落下,剎那之間,天光璀璨!

    光,無盡的光!

    整個蒙古國上空,一道道金黃色的光芒籠罩,宛若紗幔,輕輕搖動,層巒疊嶂的白云突破陰氣殘留的烏云,以一種根本不能想象的速度,匯聚成彩霞的錦緞。滟滟隨波千萬里,江天一色無纖塵,在他們頭頂形成云井旋渦!一道道玄黃光幕從旋轉的云洞中滲透出來,美輪美奐。

    而云洞正中心,一道模糊的身影若隱若現。再透過迷蒙的光之紗幕,投影到四野八荒。

    人影仿佛是一尊菩薩,批著潔白的長袍,然而脖子上戴著的卻是人骨珠串。手上掛著黃金和羽毛編織的手鏈。身上布滿繁復的紋身。面容普通,奇怪的是,明明看似慈祥,卻無論怎么看,都會讓人感覺金剛怒目。

    縹緲而宏大,巍峨而高遠。一種純凈感和敬仰感從心中油然而生。仿佛……面對神靈。

    “臥槽……”秦夜倒抽了一口涼氣,還不等他開口,諦聽仔細看了兩眼,沉聲道:“長生天的具現化的天地異象?”

    不只是他,這一刻,蒙古國不知多少人看到了這一幕。這些光華驅散了因為圣靈來到產生的無盡陰云,照耀整個蒙古國上空。

    “長生天在上……”不知道多少信徒,雙手合十,虔誠地膜拜。就連那些不怎么相信傳說的人,也瞠目結舌地看著這一幕。

    天光璀璨,神影橫空,沒有人不為這匪夷所思的一幕而震撼。

    “這到底是什么?”商店中,一位店員掏出手機,對著天空拼命拍攝:“這絕對不是太陽的光芒……我是不是看錯了?這些光里……有人?有個人影?!”

    “我的天!這是長生天顯靈了嗎?!”

    大街上,一輛車猛然追尾,司機拼命搖下窗,食指勾下墨鏡,大張著嘴看著天穹。而他前方的路上,追尾的車輛何止十輛。但沒有司機開口,全都愣愣地看著天空。

    “這是……長生天顯靈?”“這……真的是自然現象?”“不敢相信,這恐怕是這百年最罕見的海市蜃樓了吧?”“國家沒有公布預警?”

    “到底怎么回事?!”蒙古國特別機構,長生衛總部,一位穿著蒙古軍裝的老者,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屏幕:“這是怎么造成的?這絕對不是自然現象!”

    “不知道……”工作人員拼命敲動鍵盤,滿頭大汗:“沒有陰氣,也不是真氣……這……這好像就是單純的自然現象……”

    老者理都沒理,臉部肌肉輕輕跳動,眼角都微微抽動。蒙古國從未出現過如此恐怖的大型靈異事件。但是從昨天開始……仿佛一切都亂了。

    這是自然現象?

    他不知道是撬開對方腦袋看看是不是裝的是大米,還是應該辭職頤養天年不被這群傻逼氣死!

    就在他急怒交加的時候,一聲輕微的“滴”聲響起。一位工作人員愣了愣,立刻回頭高聲道:“領導,已經定位!”

    “蘇赫巴托爾外一百公里!所有光芒都在朝著那里聚集!”

    ……………………………………

    秦夜并沒有離開。

    凡人根本看不到陰差,就算看到了這里是中心又怎么樣?

    他只是抬頭看著這美輪美奐到雄偉壯麗的一幕,但就在這時,他忽然看到……

    這尊人像睜開了眼睛!

    對方眼中一片血紅,深深看了秦夜一眼。下一秒……竟然如同石雕一般,從頭頂出現了……一道裂痕!

    卡……整個蒙古國都能聽到,輕微的咔擦一聲。緊接著,卡卡卡卡卡!那尊長生天的投影,竟然從中碎裂!一分為二!

    “信仰崩潰……”圣靈黑曼巴無比感慨地看著天穹:“蒙古國的信仰會逐漸消失……因為……他們的地府已經不存在了,現在是被華國屬地。神系滅絕……我也只是第一次看到……”

    這就是所謂的滅國?

    滅的……是信仰?是神系?

    秦夜感慨地看著這一幕,也在同時,天穹中無數的光芒綻放到了極致,好似長生天座下蓮臺炸裂,化作無數光之花瓣!隨后……

    如同龍卷風一般,拼命朝著陰司錄中沖來!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