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光明神 > 正文卷 第兩百六十六章 塵埃落定
    ……

    煉金雕像以強大的攻擊力,防御力,絕對的忠心以及悍不畏死的戰斗方式而聞名于世,向來是守護陵墓,寶庫的不二選擇。這種東西本來就已經夠稀罕了,半神級的煉金雕像,簡直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范圍。

    西海海王穆戈爾·怒濤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抬頭看到兩尊煉金雕像,臉色也是驟然一變:“半神級煉金雕像!難道說……這就是海神遺跡的守衛?”

    “不錯。”

    海歌公主平靜地看著他。

    穆戈爾·怒濤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蒼白。

    海神殿內有守衛他是早就知道的,但他沒想到的是,在黛希瓦·海歌得到海神眷顧的同時,竟也擁有了控制海神殿守衛的權限。

    別說自己現在還不到9級,就算他已經是9級半神,在這兩尊9級煉金雕像的聯手進攻下,也決計撐不了多久。

    “想不到……想不到……”

    懊惱,絕望,難以置信……復雜無比的情緒交織在他心頭,讓他一時間心亂如麻,就連體內的能量都有些激蕩,周圍的海水不安地動蕩起來。

    然而,到了這時候,一切早已成了定局,不管說什么,想什么,都已經晚了。

    就在穆戈爾·怒濤晃神的時候,兩尊傀儡雕像就已經朝著他沖了過去。

    恐怖的威勢伴著凌厲的攻擊齊齊而至,就像是蘊含著偉岸無匹的浩瀚天威,如同雷霆震怒,威壓之盛,難以言表。

    穆戈爾·怒濤頓時就再也沒了想七想八的機會。

    在兩尊雕像的聯手攻擊下,他這位曾經雄霸一時的西海海王就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艘小柵板,不過片刻的功夫就在狂風颶浪的磋磨下變得風雨飄搖,仿佛隨時都有可能觸礁沉沒。

    北海海王阿瑟·冰川臉色大變,下意識地想要過去幫忙。然而,半神級傀儡雕像的戰斗力實在是太彪悍了,還沒等他沖到穆戈爾身邊,就被一具雕像隨手拍成了重傷。

    一刻鐘后。

    “嘭~”

    一聲悶響,西海海王健壯的身體重重地砸在了早已被海妖一族鮮血染紅的白沙灘上。

    激蕩的能量帶起無數亂流,白沙灘上的沙礫都被攪得翻騰起來,硬生生在他身體下方制造出了一個深坑。

    月光下可以清晰地看到,在他胸口和腹部兩處有兩道致命的傷痕,傷口處不斷有猩紅的血水像噴泉一樣洶涌噴出。隨著鮮血的流失,穆戈爾·怒濤的生命力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流失,不過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他的臉色就已經蒼白得近乎透明。

    毫無疑問,等鮮血流盡,就是他命隕之時。

    沒有人能救得了他。

    看著他狼狽的樣子,海歌公主神色復雜地嘆了口氣。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走到這一步的。

    “想不到……我穆戈爾·怒濤自以為算無遺策,卻終究……咳咳,還是棋差一招……”

    穆戈爾·怒濤嘴里不斷有血沫涌出,他卻像是根本感覺不到一樣,定定地看著頭頂蕩漾的海面,嘴里無意識地喃喃自語。

    意識迷離間,他的心神有些恍惚,竟不自覺地想起了很多年前的往事。

    那時候,他還是個意氣風發的少年,一身的傲骨嶙峋,總覺得這世上沒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總覺得海妖一族就是這海洋的霸主,是位面上最強大的種族,不管是人類,還是大陸上那偏安一隅的精靈族,都根本不能跟海妖一族相提并論。

    這種想法,貫徹了他整個少年時代,直到……他完成成年禮,正式成為西海繼承人,獲準進入怒濤家族的禁地觀摩歷代祖先留下的手札和典籍。

    慘痛的歷史歷歷在目,他的驕傲就那么毫無預兆地被碾了個粉碎。

    那是他人生的轉折點,從那以后,他就立志要改變這一切。他努力經營西海,努力修行,努力將整個海妖一族擰成了一股繩……終于,他距離成功只剩下了一步之遙。

    然而,這一步之遙,最后卻成為了天埑。

    他失敗了。

    難道……他真的錯了嗎?

    “穆戈爾兄弟!穆戈爾兄弟!你醒醒!”直到這時候,北海海王阿瑟·冰川才終于找到機會沖到了穆戈爾·怒濤身旁。

    他手足無措地跪在他身旁,不斷從儲物戒里掏出各種各樣的止血藥劑和療傷藥劑往他身上丟,試圖幫他治療。

    這會兒,什么威嚴,什么氣度都已經被他拋在了腦后,他茫然無措地就像是個孩子,就連兒子卡倫·冰川擔憂的勸解他也完全聽不進去。

    然而,半神級傀儡雕像造成的傷勢氣勢這么容易治療的?

    那絲絲縷縷的法則之力就如同附骨之疽般纏繞在傷口上,普通的療傷藥劑根本無濟于事。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穆戈爾·怒濤就已經面如金紙,奄奄一息。

    “哎~”

    東海海王格雷厄姆·海歌讓黛希瓦·海歌扶著他走到了穆戈爾身旁,見狀忍不住嘆息了一聲:“說我固執,你又何嘗不是?你后悔嗎?”

    “后悔?咳咳~怎么可能?”

    穆戈爾·怒濤本來已經意識模糊,聽到這話,卻像是回光返照一樣清醒了過來,慘白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他咳嗽了一陣,好不容易才艱難地喘勻了氣息:“技不如人,棋差一招,我認了。但為了海妖一族的將來,哪怕重來一次,我依舊會這么做。”

    聽到這話,老海王沉默了。

    或許其他人會不明白,不理解穆戈爾為什么這么說,但他明白。也正因為明白,他才沉默。因為他知道,不管他說什么,穆戈爾的信念都不會動搖,根本沒有意義。

    黛希瓦·海歌安靜地聽著兩人的對話,見他們說完了,這才開口:“穆戈爾叔叔,你還有沒有什么要交代的?”

    聞言,穆戈爾·怒濤劇烈地咳嗽了一陣,又嘔出了幾口血,這才艱難地開口道:“我走后,你嬸嬸那邊,就拜托,拜托你照顧了。”

    “好。”

    黛希瓦·海歌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

    “阿瑟。”

    “在。我在。”北海海王阿瑟·冰川連忙應了一聲,“穆戈爾兄弟,你想說什么?”

    “不,不要……怨,老,老哥……”

    穆戈爾·怒濤張了張嘴,努力想要把話說完,喘息聲卻越來越粗重,眼里的神采也越來越黯淡。

    阿瑟·冰川聲音哽咽:“我知道。我不會。”

    穆戈爾·怒濤這才放下心來,艱難地扭頭,看向站在一旁,一身威壓澎湃的黛希瓦·海歌。兩個半神級煉金雕像忠誠地守衛在她身旁,氣勢凜然。

    恍惚間,他仿佛看到了傳說中的海神,執掌大海,號令四方海妖的場景。

    可惜,他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海,海歌,希,希望……你是對,對的……”

    他喘息著開口,聲音卻越來越低,話還沒說完,手就已經無力地垂了下去,徹底失去了氣息。他手中始終緊握著的海神三叉戟也隨之掉了下來,砸在地上發出了一聲輕微的悶響。

    北海海王阿瑟·冰川一陣悲慟。

    東海海王格雷厄姆·海歌也是一聲長嘆。

    黛希瓦·海歌公主嘆息了一聲,上前撿起了掉落的海神三叉戟:“放心,我一定會讓海妖一族生存下去,發展越來越好。我保證。”

    她的聲音平靜,卻無比鄭重,就像是在宣誓一般。

    仿佛是在應和一般,海洋深處卷起了道道溫和的暖流,卷走了戰場上的血腥氣。月光下,橫戟遍野的白沙灘上終于恢復了原本的平靜安寧。

    遠處,吳輝,莉蓮娜,老法師三人誰也沒有打擾他們,只靜靜地站在遠處。

    “我不明白。”莉蓮娜漂亮的桃花眼里泛著疑惑,“他為什么不跑?以他的實力,就算贏不了,跑還是有一點機會的。”

    “他一走,北海海王必然會一起走,到時候,海妖一族必然會陷入無休無止的內戰中。”吳輝抱著胸,眼神若有所思,“這一點他肯定早就看明白了。他不走,說明他所作的一切真的是為了海妖一族的未來,而不是為了自己的私心。”

    “可惜了~”梅森老會長唏噓不已,“這個穆戈爾實在算得上是一位梟雄。如果不是運氣不好碰上我們,說不定,還真的被他成功了。”

    莉蓮娜聽到這話頓時就不依了:“你向著誰說話呢?”

    梅森老會長無奈:“我實事求是而已。”

    “不會的。”吳輝淡淡開口,語氣篤定,“他不可能成功。”

    身為神明,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神明的強大。

    就像是東海海王認為的那樣,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在手握足夠神力的情況下,穆戈爾·怒濤根本翻不起浪來,區別只在于消耗神力多,還是少而已。

    穆戈爾·怒濤的行為,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失敗。

    當然,不可否認,這個家伙的確算得上是一個梟雄。如果他的手下能多一個這樣的天使,絕對能如虎添翼。

    可惜,這也就是他想想而已。如此梟雄人物,都是在逆境中成長出來的,要想收服,殊為不易。

    ……

    ()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