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科幻小說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化局(中) 第429章 彭侯
    現在,他就是順著這處凹陷狠命刨土。

    哨箭既已上天,他要做的事就只剩下爭分奪秒。

    曲云河運力于臂,手指堅逾精鋼,挖起土來比鏟子還快。也就是十幾息功夫,他就刨出了二尺多深的土坑。

    可是坑刨得越深,他臉色越是難看。

    土里,空空如也。

    挖到三尺,依舊一無所獲。他立刻換了個位置,重新打洞。

    這回才挖了幾抷土,曲云河就覺腦后生風。

    他反應亦是快極,一個側跳翻出一丈開外,眼角余光居然瞥見一團黑影從他方才挖出的土坑里撲出,撲在樹干上。

    撞擊聲不響,但力道很大,滿樹紫英簌簌而落。

    若非他躲閃及時,大概會被撲個正著,

    這東西在樹干上一旋身,照準曲云河又沖了過來。

    今晚月光星光都很黯淡,但曲云河還是一眼看出它的全貌:

    此物形如黑狗,但身軀雄壯,已經跟雄獅同等大小,體表覆蓋的不是長毛,而是細小的尖銳鱗片,細眼闊口,眼珠子翻白,竟然是魚肚白一樣的顏色。

    它的咆哮聲也不像狗吠,乃是鋸木一般刺耳。曲云河一槍格開它的攻擊,望見它銳爪尖端長達兩寸,這要是被它撲到身上,指定是開膛剖腹了。

    曲云河倒轉槍尖,在它肩上扎了個洞,可是刺感生硬,并沒有扎入血肉的感覺,連聲音也是“篤”地一下悶響。

    怪物的肩膀,并沒有流出血來,甚至進攻速度都不曾停滯。

    它沒有痛感。

    這可不好辦,此物力量至少是普通雄獅的三五倍,勇猛還要遠勝之,一旦被纏上了,大有綿綿不絕無窮盡的架式。

    若在平時,曲云河毫不懼它,但現在,他最缺的是時間。

    所幸此時有個黑影掠了過來,身輕如燕。

    為防曲云河暴起,他剛出現就輕快說了句:“我來了。”

    他的身邊,有一道紅煙隨行。

    燕三郎和千歲來了。

    曲云河見著這兩人,下意識松了口氣,緊促道:“這怪物是木精彭侯,遇木則強。”難怪這園里原有的山石都不見了,園景重做,全是花木,原來是要給養在這里的彭侯以逞兇的空間。

    燕三郎趕到,一劍刺在怪物彭侯右后腿上:“你要的東西,找到沒?”

    原本說好了廢井會合,不過燕三郎返回途中見到哨箭上天,立知不好。反正路上也要經過文心園,他干脆奔過來打個照應。

    果然,趕到這里就見曲云河與怪物纏斗不休。

    “還沒。”曲云河臉色難看。

    千歲問他:“它是木精,你是花靈,都是草木成精,你拿這東西沒招兒?”

    “它如是針胎花精,我就能掌控。”大家品種不同嘛。

    千歲呸了一聲:“衛人大批援軍趕來,最多還有百丈,唔,我們該走了。”

    燕三郎卻對曲云河道:“你繼續,我們對付這東西。”

    曲云河點頭,沖去樹邊,繼續刨挖。

    燕三郎氣力不如曲云河,但身形輕巧,已在彭侯身上鑿了幾個小洞出來。怨木劍的特效發動,源源不不絕從它身上汲取力量。

    彭侯雖不知痛,但感受到生命力的飛快流逝,本能地發現這小東西對它的威脅更大,很干脆地舍了曲云河來對付他。

    趁著怪物扭頭對付燕三郎,千歲袖角一抖,骨鏈悄然探出,無聲無息撲向彭侯。

    它反應過來時,骨鏈已經在它身上繞了兩圈,把前爪都捆在一起。

    不等它低頭去咬,燕三郎矯健一躍,躥上它的背部,怨木劍自上而下,貫穿怪物腦部!

    只聽一聲脆響,彭侯龐大的身軀倒伏下來,動也不動了。

    “如何?”千歲抓起骨鏈前端的錐尖,在彭侯顱骨里一陣翻攪,挖出一枚油綠的珠子。

    她滿意地掂了掂,這才奔到曲云河身邊。

    他一言不發,拼命挖掘,地上的坑洞飛快擴大。

    已經又換一處開挖,連樹根都刨了出來,可土里依舊什么也沒有。

    眼見得他又要另尋一塊地面挖掘,千歲按住他肩膀:“夠了!樹下沒有。”

    再不走,三個人都不要走了。

    可是曲云河兩眼發直、恍若未聞,猛地一把掙開她的手,還要俯身去挖。

    這家伙魔怔了。

    千歲五指箕張,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湊近他耳邊低叱一聲:“住手!”纖纖玉指上,燃起了暗紅的火焰。

    這等關頭,她連紅蓮火都用上了,聲音更是尖細如針,直接刺入曲云河識海。“你想死就留下等死,別連累我們!”

    頸上劇痛突如其來,曲云河這才停下動作,兩眼漸有神采。

    他長長呼出一口氣,原本健壯的身形佝僂下去,頹然說了一聲:“走吧,看樣子不在這里了。”最后抓了一把泥土,打算放棄。

    然而就在這時,手下傳來“叮”一聲輕響,指尖觸著了硬物。

    “有了!”

    曲云河大喜,精神頓時振奮起來,運爪如飛。

    泥土刨開,底下果然有東西。千歲看得分明,那是個黑色的細陶酒壇,其貌不揚,最多也就是裝進五斤酒。

    可是曲云河捧起它的小心翼翼,就像這里面盛著絕世珍寶。

    “挖到了,真地挖到了!”他欣喜若狂。

    “走啊,發什么愣!”千歲不得不打斷他,“挖到了就快點逃命!”

    曲云河一縮手,酒壇就不見了。

    三人疾步往廢井而去,燕三郎和曲云河蒙上臉,千歲的身形變得若隱若現。

    方才彭侯吼聲如雷,估計附近的衛人都知道這里有狀況。更重要的是,看樣子衛人已經奪回了香爐殿,那么他們對所有非人類的外來潛入者的行蹤就都了若指掌!

    既如此,燕三郎也不再隱蔽自己,抄近道、取直線前進,路遇三名守衛也不纏斗,直接打斷人家的腿。

    后面的呼喝聲,此起彼伏。

    便在這時,云中忽有金蛇狂舞,幾道霹靂從天而降,齊唰唰打在前方數十丈外!

    剎那間,天地都被電光照亮。

    如此聲勢無倆,天威赫赫。

    這一回,連燕三郎都是面色大變。

    甘露殿遭雷劈了?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