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帝國第一寵:霍少的隱婚嬌妻 > 第393章 一孕傻三年
    “景蕭,昨天晚上我被你爺爺的警務員給趕出來了,原本想和你說的話也就沒辦法說,你看,今天大年初一,反正你也不用去公司,要不,咱們找個地方談談?”話筒里傳來霍堯略顯討好的聲音,霍景蕭的眉心皺得很緊:“錢不是打到你卡上了?房子正在辦過戶手續,沒那么快,除了這些,我不認為和你還有什么好談的。”

    他真是想不明白怎么會有這樣的父親。

    現在他竟然有些慶幸自己從小跟在老爺子身邊長大,要是跟在他的父母身邊,肯定早就成了問題少年,哪里還會有今天的成就。

    “你就不想和我談談你媽的事?我可是聽說她活不了多久了!”那語氣帶著一絲幸災樂禍。

    “你想說什么?”霍景蕭的語氣頓時變得嚴厲起來。

    呵呵,這就是他的父親。

    為了錢,為了愛情,什么都可以不顧。

    他倒是想看看他的最終結局會如何。

    “我想說什么你不是心知肚明?”霍堯呵呵笑著,此刻心里正在算計著如何才能從霍景蕭的手里拿到更多的錢。

    畢竟,他是霍景蕭的父親,從他那里拿點錢可是天經地義的事。

    “我警告你,別打我母親的主意!要是她有什么三長兩短,我可是不會念及你是我父親就放過你!”霍景蕭的聲音壓得很低,渾身上下籠罩著一股陰寒之氣。

    這個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為了錢不要臉不要尊嚴,這樣活著有什么意思。

    電話那頭的霍堯聽了霍景蕭的這番話,嚇得趕緊掛了電話。

    他可是好不容易手里有了點錢,可不想失去。

    至于想從霍景蕭身上撈更多的錢,得從長計議。

    顧盼洗漱好出來,感覺房間里的溫度在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里下降了好幾度,秀眉蹙了蹙,抬眸看向靠在床頭的男人。

    男人好看的眉眼此刻正擰成一團,似乎遇上了什么煩心事。

    像霍景蕭這樣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人,也會有煩心事嗎?

    顧盼心里這般想著,腳步朝著大床邁去。

    聽到腳步聲,霍景蕭回過神來看她。

    女人身上裹著浴袍,露出一雙白皙修長的腿,腹部微微有些隆起,海藻般的長發披散著,身上散發著濃濃的孕味,無法用詞語來形容的美。

    一瞬間,喉間有些發緊。

    顧盼走到床邊,彎腰看霍景蕭,柔聲問:“出什么事了?”

    霍景蕭劍眉上挑,眉梢含笑,唇角揚起,聲線暗啞:“想知道?”

    顧盼擔心霍景蕭,自然也就沒有往其他的方面去想,點了點頭:“嗯。”

    霍景蕭笑得邪肆,身體猛地前傾,伸手將顧盼拉入懷中,低頭,張嘴咬住她的唇,聲線暗啞:“我會用實際行動告訴你的。”

    顧盼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小臉一片通紅,急急地伸手去推霍景蕭,嗔道:“你別鬧!”

    她肚子里可是有寶寶呢。

    哪里經得住霍景蕭胡鬧。

    “我哪里鬧了。”這不是正常的需求嗎?

    霍景蕭坦蕩蕩。

    顧盼又羞又惱:“霍景蕭……”剛叫完霍景蕭的名字,就感覺到肚子里的寶寶動了一下,先是一愣,接著便一臉欣喜的扒著霍景蕭的手臂:“剛剛寶寶動了!”

    霍景蕭看著眼前眼睛發光的小女人,心里的弦被觸動,趕緊把手放在她肚子上。

    像是有感應似的,肚子里的寶寶又動了一下。

    霍景蕭明顯的感覺到了胎動,俊顏上覆了一層傻傻的笑容:“還真的在動!”

    “是啊,在動了呢!”顧盼望著霍景蕭,笑得格外的傻。

    兩個人就這樣坐著,一直到顧盼的肚子傳來咕咕的叫聲。

    “餓了?”霍景蕭饒有興趣的看著小臉緋紅的女人,笑得別有深意。

    顧盼的眼珠子轉了轉,狠狠地瞪了男人一眼:“無聊!果然男人都沒一個好東西,腦子里裝的都是有顏色。”

    霍景蕭表示很無辜。

    我可是都沒做,哪里不是好東西了。

    呸,他不是東西。

    特么的,這句話似乎也不對。

    日子就這樣甜蜜蜜的過著,轉眼間就到了正月初七,霍景蕭去了公司,林媽回來上班,帶了一些家鄉的土特產,并且還抓了兩只老母雞擰過來。

    整個上午顧盼就看著林媽忙來忙去。

    中午的時候,顧盼喝上了林媽煲的土雞湯。

    聽林媽說特別的補,想著肚子里的寶寶發育不好,顧盼強迫自己喝了三大碗。

    吃過午飯,顧盼在花院里曬太陽,沒一會兒就開始犯困了。

    隨著月份增大,顧盼感覺身子越來越重,人也更容易疲倦。

    害怕在外面睡著了把自己弄感冒,顧盼站起身準備回房間里睡,誰知眼前突然一黑,腳下一個踉蹌,身體往后倒去。

    在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秒,顧盼隱約看到了霍景蕭的臉。

    又黑又臭,感覺像是誰欠了他幾百萬似的。

    呵,這個男人的樣子真是可怕呢。

    等到顧盼醒來的時候,聞到一股濃濃的消毒水的味道,眼底是一片潔白的病房。

    “醒了?”男人關切的聲音傳來,顧盼忍不住回過頭去。

    男人站在床邊,俊顏看起來黑黑的,似乎是心情不太好。

    顧盼抿了抿唇,讓記憶倒轉。

    她之前摔倒了。

    那肚子里的寶寶沒事吧。

    想到這里,趕緊伸手去摸肚子。

    還好,肚子里的寶寶還在。

    見顧盼的舉動,霍景蕭忍不住笑了:“兒子可好著呢,別擔心。”

    他之前也擔心孩子會有事,不過還好,孩子不僅沒事,反而發育得很好。

    當然,他心里很清楚最近顧盼為了肚子里的寶寶,每頓都在強迫自己吃東西,每次看到她強迫自己的樣子,就忍不住覺得心疼。

    “禁止醫學鑒別胎兒性別!你可別犯規啊!”霍景蕭老把兒子掛在嘴邊,顧盼就忍不住想他肯定是找人幫忙鑒別過胎兒的性別。

    “我就隨便說了一句兒子,你就能想到這么多,真是了不起呢!不真是一孕傻三年!”霍景蕭笑著在顧盼的鼻尖上刮了一下,眼里滿滿的都是寵溺。

    “我怎么會暈倒?醫生有沒有說是什么病?”幸好是在花院里暈倒的,要是在大街上暈倒,那可就麻煩了。

    “有點低血糖,沒什么大事。”霍景蕭輕描淡寫的說完,用手支起病床另外一邊的小桌板,開始布菜。

    看著男人忙碌的樣子,顧盼心口處微微有些發哽。

    吃過飯,霍景蕭扶著顧盼去樓下曬太陽。

    曬完太陽上樓,顧盼又犯困了。

    回到病房就又開始睡覺。

    顧盼剛睡著,韓馳就進來了。

    不同于以往放蕩不羈的樣子,韓馳的表情很嚴肅。

    霍景蕭皺眉:“外面說。”

    韓馳跟發著霍景蕭走出病房,嘆了口氣:“妊娠糖尿病引起的低血糖導致暈倒,問題不是很嚴重,但是,以后一定要控制飲食,不能暴飲暴食,也不能太饑餓。”

    霍景蕭的眉心皺得更緊:“那胎兒的情況呢?”

    “胎兒發育也不是很好,再繼續這樣下去可不行。”韓馳少了平時玩笑的樣子,格外的認真。

    “那該怎么辦?”

    “找個營養師專門負責她的飲食可能會比較好。”韓馳想了想說道。

    “好。”找個營養師這對霍景蕭來說又不是什么難事。

    “我幫你留意一下,到時推薦給你。”

    霍景蕭應了一聲。

    “對了,都好久沒一起聚了,什么時候有空叫上雷焱一起喝兩杯啊!”

    霍景蕭看了韓馳一眼:“聽說,你最近相了親,感覺怎么樣?”

    韓馳頭皮一麻:“你想說什么?”

    上次被他害得天天相親,現在他一聽到相親兩個字都會條件反射。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