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科幻小說 > 十代掌門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各自安好
    “約定?”

    聽到這個字眼,一旁的鐵三泉和孫寶泰眼中陡然凝滯了片刻,兩人的修為略低于天理門修士馬士凱,但三人均在對應層次的初段,故此,馬士凱無法用修為壓制兩人,強行做出任何決定,這也是方才鐵三泉和孫寶泰一同建議繼續追蹤江楓時,馬士凱讓步的原因。

    孫寶泰心中明了,繼續追蹤江楓已不現實,同門劉奎一遇險,雖然他心中并不愿意去救,畢竟兩人平日并無深厚的友誼,但倘若不救,一方面在蘇黎清那里,便少了一方支持,對于未來計劃不利;另一方面,倘若對方真的身隕此處,那自己也無法離開,反而要去求助晏殊佳,至于江楓,他確信這個小掌門沒有陣法方面的造詣,最多和他自己一樣,有些粗淺的見識罷了,或許能擺幾個小陣解悶兒,但破陣離開,定然是不能的。

    鐵三泉也略有失望,他出自靈籠商會,與天理門合作,名義上自然為晏殊佳來,但實際上,江楓才是他個人的目標,晏殊佳雖然為金丹修士,身上或許有些寶物,但他更篤信的是,江楓才是身懷異寶之人,能從蘇黎清手中安然逃脫,必有玄機,這點,墨海樹早就和自己一同分析過。同時,這也是他被墨海樹“簡單”勸說,便跟隨天理門修士而來,追蹤江楓和晏殊佳的原因。

    最初,鐵三泉和墨海樹兩人計劃在淺山宗北木郡東部設伏,擊殺江楓,但既然他已經提前出現,時機稍縱即逝,兩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良機,只是未料到,這江楓竟然跑到了如此詭異的所在。

    此人身上必有機密,鐵三泉更加篤信了自己的過往猜想,對于江楓的興趣,也更濃厚了幾分,只是他知道,眼下似乎必須要提前放棄,先一步趕回古井救助劉奎一,否則,縱使拿到那可能的寶物,也無法安然離開此間。

    兩人心中各有顧慮,卻聽馬士凱解釋道:“我們三人輪流催動飛劍,載另兩人快速回歸,但需立下靈魂誓言,彼此不能暗中出手攻擊他人。”

    “這個自然,我們現在是盟友。”鐵三泉下意識的說道,隨即感覺自己有些唐突了,要說關系緊密,他這個并不背靠任何宗門的修士,信譽才最難得到保證。

    “立下靈魂誓言吧,這樣安全。”

    馬士凱沒理會鐵三泉的表態,在他看來,只有立下誓言,才能約束彼此,三人分屬不同勢力,又實力相當,倘若體內靈力有失,且在如此近的距離之內,沒有協定,無法保障彼此的安全,近者,便有自家夫人周英男襲擊晏殊佳一事,在實際的利益面前,臨時的友誼不敢盡信。

    “也好,但僅限這里。”孫寶泰對此十分謹慎。

    “同意。”鐵三泉也盤算了片刻,他要的是江楓的儲物袋,雖然在抓到江楓時可能會有爭議,但孫寶泰和劉奎一的目的是江楓本人,與自身利益并不嚴重沖突,如果有在此間不能動手的約定,起了爭執時,自己反而會更安全,“但是劉奎一怎么辦?”

    “劉奎一自然也要遵守,待到返回古井后,我們三人一同要求他也立下誓約。”馬士凱及時的補足了規則中缺失的一環。

    三人既已經談妥,便輪流立下誓言,定下在這處詭異空間之內,不動手襲擾他人的靈魂約定,違者道心蒙塵,身受萬法噬心之苦,絕嗣之災,到了他們這個階段,修為不得寸進已經沒有什么約束,很多修士終身便止步于此。

    馬士凱便祭起一柄紫光飛劍,名曰“紫云”,載著二人先行,隨后是孫寶泰,排在最后的是鐵三泉,彼此各負責前行二十里,此間黑暗無光,道路辨識不明,好在有鐵三泉的勾玉指路,三人如一道急流般,快速向古井的方向飛去。

    只能祈求劉奎一能夠法,這是他們之間的事情,曾寶賢給堂弟曾寶駿一個“你懂”的眼色,讓其帶領門內關鍵的數名修士先一步撤離,這個時候,躲得無妄之災才是正道。至于最后的結果,他相信齊國人會毫發無損的安然離開,而自己,則要恭敬的吐出幾座毗鄰天理門的城池來,顧全天理門元嬰的臉面,否則,真的動起手來,在這已經坐實的宗門戰爭中,元嬰出手已經不受限制的情況下,曾寶賢自忖討不得半點便宜。

    至于從自己手中也得到一城的碧云宗,現在曾寶賢已經得到準確的情報,碧云宗南部的清禹宗,趁其守備空虛,突然北襲,劫掠了碧云宗中部數城,占領了其南緣部分領地,并有一名合作的商會金丹身死,這個結果,相信對于其掌門鄭家聲是個不小的打擊。

    彼此各自安好吧,對于這個南鄰,曾寶賢希望他能挺過這一關,魏國紛亂,分裂為三宗。金光閣、天音寺和天羅門,擺脫既往窠臼限制,想必會有所作為,不日或會北上,而七盟作為力量薄弱的地帶,很可能會被天音寺和天羅門覬覦,而這突然冒出來的清禹宗,更是急不可耐,據說宗門成立大典還未舉辦,就已經吃相難看的興兵北上,完全不顧丟掉宗門保護期的協定,這點,倒是同北面兩個小心翼翼的鄰居不同。

    此戰收益不小,但損失也頗大,原本打算西進的策略,似乎還要再延緩幾年才行,想想淺

    山宗這個障礙,如此弱小的存在,倒也避過了這場戰爭,曾寶賢心中略感惋惜,不過,江楓這個小掌門,能否從那幾人手中逃脫,倒也是個問題。另者,他什么時候和齊國的金丹晏殊佳攪在了一起,倒是件怪事。

    此事,到底應不應該和齊國人提一提呢,曾寶賢心中多了一個疑問,不過他打算看看兩名元嬰會面的風頭之后,再做決定。

    …………

    荒廢的遺跡之中,古井底部。

    在那被遮擋的一箭襲來的時候,晏殊佳陡然感到一陣心悸,這是極度危險即將來臨的征兆,修為到了一定境界,近距離的危險預知,已是修士多半會自行領悟的本領,晏殊佳不敢心存僥幸,身側飛劍迅速變幻,以三枚為基礎,迅速旋轉,構建了三層屏障。

    “浮蓮劍陣!”

    與之最近的三枚飛劍,虛影浮現,不停延伸變大,化為一朵蓮花的底座,而中間的三枚,則忽遠忽近,游離間一化為二,二化為四,四化為八,折成層層疊疊的無色蓮瓣,最外層的兩枚,則相互輝映,生成兩支額外的虛影,聳立在一處,仿若蓮花的花蕊一般。

    被彤紅火焰掩蓋下的一箭,從火海之中沖涌而出,帶著一團幽綠的光芒,抵近晏殊佳時,其裹挾的氣浪,已經將附近稀薄的靈氣盡數沖散,晏殊佳俏臉微寒,短發被周身靈氣鼓動,灑脫間讓那浮蓮,迎上了對手致命的一箭!

    轟!

    電光火石間,兩者正碰在一處,晏殊佳只覺得耳中一聲炸裂,周圍的一切便開始模糊、扭曲,數枚飛劍陡然失去了感應,不過這種情況早在她預料之中,浮蓮攻守兼備,被擊中時,蓮蕊自會彈出反擊,緩解對手后繼技能帶來的壓力。

    此刻,她的心思,更多集中在另八枚飛劍之上,其中兩枚,更是早就糾纏了一縷她的意念,在這混亂的環境中,小心的游動,直奔那劉奎一而去。

    咔!

    那飛劍抵近了,正中劉奎一,卻被他身上的護甲抵住,晏殊佳一個念頭,身側抵住一箭的無色浮蓮,便盡數卸去威能,任憑去勢已老的箭矢墜落,而凝成浮蓮的飛劍,則四處紛飛,向那劉奎一環繞圍捕而去,這個時候,她相信對手在危險來臨時,也一樣會騰挪躲閃,避開可能的致命危險,而游走的飛劍,則能抓住稍縱即逝的時機,將對手擊傷。

    然而劉奎一卻沒有動,身側隨即浮現出一條亦真亦幻的火龍,那火龍吐著熾熱的氣息,向那抵近的飛劍噴吐而去,與之心意相通的晏殊佳登時便感到了痛楚,飛劍及時的抽回,“鍛英”上銀光灑落,那略有損傷的飛劍立即修復,再度加入戰團,只是有那火龍護體,一時不得寸進。

    場中火焰已經半數熄滅,卻也將這里照的通明,兩人均已經無處藏身,劉奎一面色略顯蒼白,靈力損失過半,臉上鎮定的同時,心中卻思忖著,余下三人為何還未回歸,鐵三泉留給自己的血色勾玉,不會是假的吧?

    暗忖這個可能性不大,畢竟不通陣法一道的他們想要離開,還是要靠自己幫忙的,這也是他安然留在這里的自信所在,想必他們不會不來救自己,只是不知道是否已經抓住江楓小兒,這個時候,只能期盼各自安好,一切順利了。

    他再次擎起那造型詭異的青木長弓,此番手里額外凝出一枚金色彈丸,這是他最得意的技能,只是耗費也頗多,見此前法器均未奏效,借著火龍護體的幫助,他現在要施展此技,只希望一擊建功。

    如若不成,退守到后方自己設立的防御陣中,加上“林火夜鬼燈”可以凝出的荊棘屏障,也能維持片刻,只需等到援軍,此局便可迎刃而解。

    手中靈力微凝,催動那彈丸快速變化,成為一枚金色的長釘,用靈力將其緊緊捆縛在那箭矢之上,打算將這枚“絕魂刺”,以箭矢的速度打出。

    就讓你嘗嘗我殺招的厲害!

    數枚飛劍再次襲來,此番他沒有保持不動,而是挪移數步,到了一處更空曠的所在,便于自己退守,瞇起眼睛,拈弓拉弦,金色長釘已經和那箭矢完美的融在一處,決勝的時刻到了,而且,他已經感受到了援軍的氣息。

    就在這時,他感到周身驟然一緊,一只龐大的不明生靈,從他的身后空曠的通道中突然出現,猛然撞在了他的腰間。

    痛!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