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網游小說 > 精靈之全球降臨 > 正文卷 第367章 哥譚館主
    萌芽道館。

    保安指揮著車隊去道館內的地下停車場聽著,正門口大概有七八十人,是館主協會的一眾訓練家,外貌著裝各異。

    因為林舟還沒到的緣故,所以這些人只能在這里等著。

    萌芽道館現在的規模也不小了,來來往往的學員,新生,來咨詢參觀的人,工作人員很多,都注意到了這幫奇裝異服的人。

    道館教學樓內,一個教室向大門方向的窗臺上,兩個十三四歲的學員正遠遠的看著這些館主們,品頭論足。

    “這就是林館主說的各大道館的館主,看起來怎么像一群異裝癖……”

    “你這么一說確實……你看那人,戴著個大尖帽,跟巫師似的。”

    “還有那個小個子,走路像個企鵝。”

    “還有那個穿一身粉的矮胖老太婆,長的好丑,像個粉色的蛤蟆。”

    兩個學員在那里偷著拿各道館館主的樣貌穿著找樂子,卻是還沒說兩句,就被啪啪兩巴掌扇在了后腦勺上。

    金恩靜嘴里吹著泡泡糖,幽靈般出現在兩個學員身后,搭著他倆的肩膀,說道:

    “兩個臭小鬼,干什么呢。”

    兩個學生瞬間汗毛直立,如同聽到了惡魔的低語,說話都結巴了。

    “金……金恩靜老師。”

    金恩靜老師在萌芽道館的學生里,可是“威名赫赫”。

    不少剛進入道館的學員,被這個美女老師的外表蒙蔽,紛紛選修她的課程,然而一開始上課,一眾天真的小雞仔們才知道是進了虎狼坑。

    金恩靜的課程,首先,通過率不到百分之五十,掛科率極高。

    其次,訓練強度和方式極其變態,還有訓練家和自己的精靈對打這種魔鬼訓練方式,說是什么作為訓練家,首先得有個強健的體魄,要能抗住精靈揍……

    金恩靜的課程,正常人少有能堅持過兩個月的,基本都會在一個月的時候申請轉修其他老師的課程。

    那些還能繼續堅持的,要么是真愛,要么是抖m。

    在萌芽道館的學員們中,金恩靜老師和那個脾氣極差的沈慶明老師,并列萌芽道館最不想選修教師之首。

    相比之下,為人爽朗和善的高博,少言寡語卻十分靠譜的蘇白,在學生們中就很受歡迎了,接收的學員也最多。

    被女魔頭老師抓包,兩個學員跟嚇的跟小雞仔一樣,趕緊問了聲好,然后就一溜煙跑掉了。

    “兩個小屁孩……”

    金恩靜吹破了嘴里的泡泡糖,從窗戶向外看著外面的一眾館主,瞇起了眼睛。

    ……

    萌芽道館正門口。

    萊茵道館三巨頭身為館主協會的重要人物,自然也是來了。

    “賽雷婭,你有提前通知到林舟嗎,來的人好像有些很麻煩呢。”

    這次館主協會的集會是臨時通知的,行程很趕,通知是在萌芽道館集合,她們也是現在到了目的地才來得及看都來了哪些人。

    當然,這不是全部,只是從人工島過來的,后續應該還會陸續有少部分外出辦事不在人工島上的館主過來。

    這次集會,雖然并不強制要求所有道館參加,但是牽扯到相關利益的道館其館主和勢力代表,肯定是不可能不關心的

    伊芙利特一邊左顧右盼的張望,一邊嘴里嘀咕道:

    “巫師道館的老白狼,那個老頑固居然來了……”

    “金幣道館的吝嗇鬼葛朗臺也來了……”

    “嗚哇……粉紅道館的烏姆里奇,這次集會有她簡直是場災難……”

    ……

    伊芙利特在后面絮絮叨叨。

    賽雷婭走在前面聽得直冒青筋,你能不能不要碎碎念的那么大聲,人家都聽得一清二楚,自己分明看到不遠處的烏姆里奇臉都綠了,雖然她確實很討厭……

    “啊,哥譚道館的小企鵝……他那個瘋人院一樣的道館,居然還沒警備科被查封……”

    賽雷婭轉身就是一個手刀,劈在了伊芙利特頭上。

    伊芙利特立馬土撥鼠找媽媽一樣,抱頭躲到赫默身后。

    “赫默……賽雷婭兇我……”

    赫默雖然面無表情,卻是伸手揉了揉伊芙利特的頭。

    賽雷婭面帶無奈的說道:

    “你能不能不總溺愛她?”

    赫默沉默兩秒,換了只手,繼續揉伊芙利特的頭。

    “……”

    幾人說話間。

    遠處那個被伊芙利特稱作“小企鵝”的人,也聽到了她們的談話,咧嘴笑著朝她們走過來。

    那是一個坡腳的年輕男人,個頭不高,或者可以說有些矮小消瘦,小腦袋上一撮頭發精神的立著,蒼白的臉色,深黑的眼袋,勢力的眼神,臉上掛著有些用力過猛的笑。

    身上穿著黑白西裝,領口打著領結,手里拄著一把雨傘,因為一只腿不好的樣子,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看起來就好像一只滑稽的企鵝。

    “嘿!伊芙利特,許久不見,我的朋友!我們哥譚道館里可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警備科不會抓我們的。”

    男人邁著企鵝一般的步伐走上前來,站在幾人中,比伊芙利特還要矮上半頭。

    兩人啪的一擊掌,笑的像個搞事共犯。

    兩人顯然是認識的,而且看起來還有些交情。

    “噢,親愛的伊芙利特,我們哥譚道館需要你這樣的縱火天才……”

    企鵝男人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賽雷婭就投來了警告的眼神,伸手就把伊芙利特拉在身后,擺出了生人勿近的冰山表情。

    那樣子,像極了小時候盯緊自家孩子,不讓她去跟壞孩子玩的操心家長。

    賽雷婭瞪了企鵝男人一樣,拽了拽伊芙利特的手。

    “我們該走了。”

    然后帶著她往另一個方向去。

    伊芙利特只能回頭擺擺手。

    “我走啦!小企鵝。”

    企鵝男提起雨傘,兩手一攤,做了個挑眉頭的表情,看伊芙利特被帶走,他又去找別的館主搭話了。

    ……

    館主協會的集會,也是各道館館主能夠互相走動關系的一個機會,有些館主平時深居簡出,見一面可不容易。

    這不,等待林舟出來的片刻時候,不少館主就在道館的前門庭院里,互相聊起來。

    時間不久,大概三五分鐘。

    林舟從道館的辦公樓里走了出來,做好了準備,與館主協會的一眾館主,進行第一次會晤。

    ()
湖北新11选5前三最大遗漏